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DBH/马康】 细水长流 1 继承人

马库斯和平线,康纳异常线。

主要是写和平线后仿真人和人类的一点小后续,顺便两人慢慢产生感情啦。剧情基本以康纳办案为主。汉康亲情向。

马库斯在门口停留许久,直到房里爆发出一阵怒吼。“该死的安卓!去他妈的沙拉,我又不是羊为何要吃草!”是汉克,马库斯在康纳记忆里看过这个人,一个脾气略暴躁的老头子,有很强的正直感。这就是康纳最在乎的人么,马库斯想到。

  叮咚~门铃响起,屋里骂声突然停息,门被猛的推开。出现了一张板着的老头子的脸,待看清面前人时,老汉克脸色更是差得一塌糊涂,他的手搭上门。“那臭小子今天不在,回去吧。”

  马库斯一只脚抵在门上“我这次必须见到康纳,有重要的事需要和他谈谈。”

  老人的唇边皱纹线条开始变直——这是发怒前兆,马库斯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继续坚持。

  “马库斯?”康纳的声音突然响起,将马库斯从僵持局面挽救出来。他头上顶着绒线帽,穿着那天去耶利哥的衣服,衣服松松垮垮,整整大了半号,套在康纳身上,仿佛是偷了父亲衣服跑出来小男孩。他手里牵的相扑在踏进家里门口时,一改慢吞吞的速度,快速扑倒汉克怀里

  “你怎么慢腾腾的,以后出什么事提前联系,死在外面怎么办?”老头子怒气冲冲的话劈头盖脸的砸下来。

  康纳偏过头眨眨眼,一贯冷静的表情出现疑惑。

  老头子突然就没气儿了,“算了算了,他挥挥手。“他有事找你,有什么你们自己去谈。如果发生了什么马上联系我。”

  “为什么选择这件衣服?”马库斯疑惑道,随着仿真人新法案通过,康纳应该拥有足够更换衣服的薪水。

  那件衣服使马库斯想起康纳离开的那个晚上。

  “你要离开?”马库斯声音低沉。

  “恩,这是我的选择。就如大家选择了耶利哥一样,我选择回到警察局。”对面的人的呼吸几下,埋在厚厚衣服里的脸显得更加苍白,仿真人本不需要呼吸,但此刻康纳却感觉自己像人类一样感觉缺氧。“就像你说的这是自由,我有选择回到重要人身边的自由。”

  “选择么,这是好事。”马库斯思考了一瞬突然笑出来。“那你去你想去的地方吧,耶利哥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马库斯从回忆中脱出,看着康纳额角led灯蓝色循环了一圈,这也是康纳独特的地方,革命后绝大多数人都取下led,只有康纳固执的让灯留在额角。虽然这让大多数仿真人非常不满,但是对于马库斯来说可以直观康纳的情绪是件有趣的事。

  对面的人终于给出结果“其实我更喜欢模控生命的衣服,但是上次带相扑出去散步的时候,差点遭到仿真人团体的袭击。”他拽了下衣服领子“这让我看起来更像人类。”

  我想问的不是这个,马库斯想。“那汉克……?”

  康纳露出尴尬微笑,比以前生动许多。“他以为我被你们赶出来了,无论说也不信。”

  康纳想起那天清晨,老汉克站在关闭的餐车旁,给康纳一个结实的拥抱。

  “想好去哪里了么。”汉克笑呵呵的问,吐出的气息在空中凝集成一团团白雾。

  康纳沉默下来,头上led圈变黄,他没想好怎么和汉克解释这件事。跟着耶利哥干了一圈大事后,又选择跑回人群。雪花纷纷扬扬落下,白色的六角晶体停留在康纳发梢。

   长时间的沉默似乎让汉克误会了什么,老头子看着低头的康纳,突然伸手揉揉他的头。“和我一起回家吧,相扑想你了。”

  年轻的仿真人眨眨眼,几乎忘记分析刚砸到头上的信息。他呆滞的表情看起来分外可爱。

  汉克转身大步走开“上来不?再不上来我就走了。”他大声说着,话语在空中凝成团团雾气。

  康纳方才如梦初醒,小步疾跑跟上身前的人。

  

评论 ( 4 )
热度 ( 93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