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轮回(3)

立花高中,教室背阴角落传来微弱呻吟,呻吟突然转变成高昂尖叫,又渐渐落下去。几名不良少年嘻嘻哈哈的围着被害者,“还是把钱拿出来为好,要知道哥们几个可是坐过牢的人。就是弄死人又怎样?不也出来了?”为首的大喇喇将手伸进被害者衣服口袋,掏出钱夹。

带头的黄毛点点手中钱,破口大骂。“啧,就这么点?害我们白白费力气。明天多带点钱来,否则我和你没完。”他将钱夹狠狠砸在地面,用鞋后跟压住碾了碾,带着一群人愤愤离去。

嗒,轻轻一声,仿佛雨落地面。不知何时,一名女性出现在校门前,她垂着头,踩着夕阳黄昏走进立花高中,因为背阳的缘故,人们看不到她的脸。女人就这么直直的向那些少年走了过来,最后停在他们的面前。

“这位大妈你找茬么?”带头的毫不客气试图推开拦路的人,然而他发现女人重若千钧。这些恶少不由得定睛端详这位勇于拦在他们面前的女性。

“仔细看看她长得还不错。”

“要不要带回家尝尝味道。”

“上次女孩子味道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我进入她的前一刻,她一直哭着喊妈妈,这种感觉太美好了。”

女人突然抬头露出笑容,一张脸艳绝到极致,灿若山间秋枫,勾人心魂,两行血泪从她眼眶落下。“一、二、三、四、五、六、七。”她一个个数数,声音单调如同机械,“今天你们都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不良少年中有记性好的,已是认出女子“菊地抚子?”

“菊地抚子是谁?”黄毛不耐的问道

“那个女孩的母亲。”回答的人肩膀缩了缩“可是今天早上新闻说她已经死了……”

现场陷入可怕的静默,不一会响起黄毛的大笑声。“那个女人活着尚且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即便死了,又能玩出什么花样?”

黄毛壮着胆气踏过抚子身边,发现没发生变异,他回头嘲笑小伙伴“你看,这不是……”他最后的话永远没能说出口,他的头颅落在地上,断开的脖子中,奔涌的血泉喷出一尺来高,滴滴打湿抚子半边脸颊,她不以为意,伸出舌头慢慢舔弄长长指甲上低落的鲜血,“第一个。”

恶少轰的一声炸了营,人群四散奔窜。抚子慢慢踱步,温雅如餍足的狮子“别急,慢慢来,你们一个都不会漏的。”她话飘散在风里,脚下影子传来低低笑声。

校园里血腥味一点点升腾起来。“这女人召唤出了不得的东西呢。”风衣男扶了一下墨镜,闻着空气里一点点浓起来的味道,饶有兴味的喃喃道。

当柱间气喘吁吁的来临时,屠杀已接近尾声。他看到墙外半倚的墨镜男,“怎么又是你?”

“我是谁并不重要,这里面已成为夜叉的猎场,你确定要进去?”男子懒洋洋的指向背后校园。

“你刚才就这么干看着……?”柱间也闻到空气中刺鼻的血味,不可思议道。

“我为什么要管?”男子反问道。

“……”柱间突然觉得无话可说,他冲过男子身边踏入校园。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那么天真。”男子看着自己的手心,淡蓝色火焰腾起。“力量似乎恢复了,果然还是和你有关么。”

评论 ( 8 )
热度 ( 37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