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海之槛2 军官斑/人鱼柱

@觊觎千手家的黑长直👿Because💘 


          斑拿着药箱半跪在岸边“出来。”

  人鱼被放在他院中池子时,刚开始有点不安,不久便很快熟稔起来,精神也放松不少。

  或许是太过放松了,斑看着人鱼快乐的将乌龟抛上抛下时这么想着。

  为了消除人鱼的戒备,这几天斑一直坚持亲手喂食。最初人鱼从他手上拿了食物就跑,到现在吃完食物滞留在岸边直到斑离去。斑觉得时机成熟了。

  人鱼看到斑立刻抛下手中的乌龟,乌龟停在空中的四只小短爪虚晃了一会落入池中,溅起很大的水花。人鱼两眼亮闪闪的看向斑。斑举起药箱,人鱼闻了闻露出嫌弃表情。“这不是吃的。”斑指了指人鱼手臂几乎烂掉的绷带,又指了指药箱。“你需要换药。”

  “咿——”人鱼发出抗议的声音,露出消沉表情。见鬼——这绝对是世界唯一一条会消沉的人鱼,斑腹诽道。

“你,必须,现在,马上换。”斑板着脸,坚持道。人鱼露出不情愿的表情。“如果不换的话,今晚鸡肉就没有了。”斑这么威胁道,他最近意外发现人鱼对陌生食物充满强烈的好奇心,比起传统食物鱼肉贝类,他对鸡肉兴趣更加浓厚。

人鱼两手一撑,坐在岸上。经过几天的调养,它尾巴上的鳞片更加黑亮,排列密集整齐的麟片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晕光。

斑此刻才有机会端详人鱼手臂上的绷带,绷带勒得很深,显然已经和血肉长在一起。他摸了摸绷带,从靴中掏出短刀。“有点疼忍耐一下。”斑简短地命令道。人鱼仿佛听懂了,点点头。小刀割开绷带的绳结,斑用力一撕,绷带连血带肉的掉了下来。

人鱼嘶的一声,露出吃痛表情,但仍然乖巧坐在原地。斑满意的为人鱼敷上药,扎上新的绷带。因为过于剧痛的缘故,人鱼整个表情都有些恹恹的。他有力无气的戳着斑的手,拉着看斑手上的纹路。伸出自己另一只手反复比较对比,似乎是在奇怪为什么斑的手和自己的不一样。人鱼的手十分光滑,指间还存在类似蹼膜的东西。但除此以外,和人类并没有不同。

斑看着人鱼和人类模样别无二致的上半身,突发奇想——他准备试试能不能教会这只人鱼人类的语言,也许他就能通过这只人鱼知道幼时恩人的下落了。

计划实施的时候受到了极大的阻碍,阻碍的源头竟然是人鱼。

当斑用手指着自己,“斑”

人鱼歪着头“咿?”

斑头上青筋暴起“斑!”

人鱼眼睛眯起“咿!!”转过身去,鱼尾拍得斑一脸水。

斑抹去脸上水,刚才怒火略减。这下他彻底肯定这条鱼在装傻,平常人鱼对各种手势表情明白得很快,但是遇到不对劲的事,立马露出“你说啥我不听我听不懂的状态。”就像刚才那样,看来学说话对那条鱼不是难事。

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学会说话的!斑感觉许久未见得斗志从自己身上燃起。

游得远远的人鱼打了个喷嚏,觉得自己身上有点发冷。陆地上的风果然不及海里,带着股冷意。今天这个人类又带着吃的来看他,希望下次能再带来好吃的白色肉块。

人鱼隐隐记得,记忆碎片里有谁说过这些人类是和他们是远亲,不过人鱼在海里游泳,而他们则是在气海中游泳。想想也是,海面上怎么可能有坚固的陆架用来建筑呢?这里一定是气海海底,他们的聚集地。

人类今天似乎想教他学说话,但是他不想让人类知道他早就学会了他们的语言。因为……他忘记了一切,不知道自己身份,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如果那个人类知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话一定很失望吧。所以人鱼擅自决定坚持不让人类知道自己会说话的事实。







评论 ( 3 )
热度 ( 78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