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DBH/马康】 变形计 中

当马库斯踏入耶利哥会议室时,他嗅到一丝微妙的气息。赛门一直垂着头认真研究桌子上纹路,如果目光可以化成实质,桌面一定会被他盯出一个大洞。诺丝唇边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最奇怪的是康纳,一身上个世纪嬉皮士风格服装,仿佛突然跑到夏威夷度假的加班社畜。身上的拘谨和衣服活泼的风格形成一种怪异的交错感。纳看到的交错感。康纳看到马库斯走来,脸上露出浮现他那传统的社交性笑容,更奇怪了,马库斯想。


整个会议笼罩在在诡异的气氛下,一群人交头接耳,事项的进程也是一拖再拖。今天议题看来是无法完成了,马库斯叹气,草草结束会议。


诺丝在马库斯即将离开的最后一瞬,闪电出手,她轻轻扯住他的袖子,下一刻,“康纳!马库斯说他今天有空,带你去逛逛衣服。”马库斯瞬间全身僵硬,还没放弃啊,那群人。


小警官回过头,眼中呈满问号。


“这件衣服并不适合你,是时候换几件合身的衣服了。“诺丝牵着康纳的手,看着他眼睛说,眼神柔和。“相信马库斯,他品味一贯不错的。”


康纳看着诺丝,想说些什么。但是社交模块直白告诉他,不要轻易招惹面前这位女士,微弱的反抗被理智压下去。


看着慈母光环乱撒一地的诺丝,马库斯觉得自己再不吭声迟早会被这女人五毛一把卖掉。“诺丝……”


“康纳,你稍等。”诺丝大步走过来。待走近的那刻,马库斯脑内响起诺丝的讯息,口气和刚才诱骗羔羊的温柔截然相反。“马库斯,你想啥呢。难得我给你创造这么好的机会。”


“我想……康纳他应该不是这个意思。”马库斯给出自己思考结果。


诺丝停顿了下“不管康纳怎么想,你需要放松一下。这几天的连轴转已经让你的中央处理器温度过高了,即使你是个仿生人,放松也是必要的。耶利哥需要一个健康的马库斯,而不是一个出现故障的马库斯。”


诺丝总是对的。马库斯垂头丧气的想,他几乎要被说服了。  


“所以这是我们不得不去买衣服的原因?马库斯先生。”康纳坐在自动汽车上的副驾驶位,双手放在并拢的腿上,脊背挺直成一条线,任何教授看到这样一个学生出现在课堂上都会大感欣慰,问题是,这不是课堂。


“康纳,你可以放松点。只是买件衣服,不是什么地狱级难度的任务。”马库斯单手靠着车门,撑着下巴。望着面无表情康纳一脸无奈。


康纳终于看向马库斯,提出自己意见。“我们可以在市区交通方便地方下车后分道扬镳,衣服的事我会自己从网上下单搞定。”


马库斯对着顽固不化的石头,觉得自己把一生的气都叹完了。“我刚和汉克取得联系,他万分支持你和我在外面多转一会,并且他有话要和你说。”


康纳眼睛眨了一下,接通汉克的讯息。副队长的话语少了以往躁动不安的气息,反而多了几许亲切。“康纳啊,有时间呢就和马库斯多转转。毕竟你没什么朋友,难得有机会就多联络一下感情。买衣服的钱你就不用担心,我已经打到马库斯账上去了。刚才已经拜托他多给你买几件合适的,我刚和他谈了几句,感觉他性格还不错,应该和你处得来,你就多和别人学学,玩得开心”老头子的话前未所有的多。康纳心里涌起一阵微妙的感觉。


马库斯看康纳抬起眉毛,“副队长看来是个好人呢。”仿生人领袖笑着“竟然鼓励你在外面多转会儿。”


康纳抿紧嘴,脸颊有点鼓起,不再挂着严肃表情的前仿生人猎人,此刻看起来不过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汉克他趁我不在家偷偷买了一大堆外卖!”康纳口气带着些微恼怒“披萨,汉堡,可乐还有一大堆炸鸡,他就不能忍忍么。”


看着面前爆炸的青年,马库斯莞尔。不经意接触到康纳日常的一面,这份意外的收获让他觉得离这个小警察又近了一步。“卡尔在家也是这样,很多时候固执得难以想象,即使是医生再三叮嘱的也不听。你不能将副队长压得太狠,人总是要有放松的时候,只要适当节制就行了。”他不禁出声安慰眼前这位青年


康纳头垂下来,失去发胶支撑的发丝在额前一晃一晃。“上个月,汉克的同事突然没来上班,大家问起的时候,说是因为中风走了。他才48岁。汉克已经53岁了,我很害怕。害怕哪一天早上,他就起不来了”


“那你将这份心情告诉他了吗?”马库斯问道


康纳一把倒在椅背上“没有,不想增加他负担。”他长长呼出一口气,盯着自己下垂的发丝被吹得扬起。


这样子看起来莫名的可爱,马库斯忍住自己将眼前青年头发蹂躏成鸟窝的冲动,建议道“不如将这份心情告诉他。相信我,这是做仿生人领袖前,十年看护仿生人的经验。”


康纳看着马库斯,突然笑出来。“谢谢你,马库斯。副队长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很好的人。”


好人……不经意收到一份好人卡的马库斯心情有点微妙。

评论 ( 3 )
热度 ( 70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