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DBH/马康】 变形计 上

梗来源于:如果康纳错穿了汉克衣服大家会怎样想?沙雕搞笑小甜文,警探组亲情向      

     灰色的夹克在水泥地上磨了一瞬,终于不堪重负的裂开一条缝。随着当事人的动作,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扩大,刺啦一声,夹克的袖口变成一条风中飘荡的碎布。      

  “康纳,你衣服坏了。”老警官突然爆发前所未有冷静。      

  “先抓到犯人再说。”康纳回头看了下汉克,顺手摸下碎布,不能整理袖口,真不习惯。      

  抓到犯人后,康纳迅速联系模控生命,模控的回复也很及时。“对不起,rk800型号全部销毁,你的衣服没有存货。”动听女声传来时,康纳led当场就黄了一圈。      

  “原来你们仿生人也有做不到的事。”被单手按在墙上的小伙子嘲讽道。      

  汉克用胳膊肘对着小伙子来了狠狠一下子“闭嘴,这儿没你的事。”熟练的拷上手铐,骂骂咧咧的把犯人塞进呼来的警车。

  回头一看康纳还愣楞的着戳在那块,脸上没有表情。汉克心里突然一软,“很喜欢这件么?”      

  “我也不知道,只是没有了它突然很不习惯。”康纳棕色的眼睛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回答道,带着以往认真的表情。      

  看着小仿生人脸上的迷茫,老头子突然想到自家的相扑,不知为啥就是想搓一搓。于是,他诚实顺从自己内心,伸手将康纳梳得板正的头揉成鸟窝。      

  “我们一起去看卡姆斯基,总会有办法的。”      

  积雪中,卡姆斯基宅邸静静立在那儿,被白色包围。      

  “衣服……”卡姆斯基依旧穿着那件骚包的睡衣,手里端着红酒杯走来走去。“我也没办法呢,这套可是加入碳纤维的高科技,仅此一件别无二家。怕是复制不出第二件。”      

  骗人!那rk800-60身上的是啥?当我人老眼瞎了么!汉克心底发出咆哮。      

  卡姆斯基似是感受到老汉克的不快,继续道“虽然我拿回了模控生命董事位置,但因为异常仿生人事件,现在股价一泻千里,利润一再跳水,股东几乎疯了。以模控生命的财力,实在是无法再做第二件了。”他一脸认真虔诚,仿佛主前完美无瑕的信徒。      

  下一刻峰回路转,“不如把克洛伊的裙子给你一套?也是相同技术。剪裁走在时尚前沿,含而未露的背部大大提升视觉效果,绝对有利于人类和仿生人友好相处。”他对着手里捧着蓝血的康纳谆谆教诲,语气发自肺腑,句句无愧于心,如圣徒一般纯洁,如殉道者一般真诚,圣洁的光环从天上洒下披在他身上。      

  汉克只恨没有RPG在手,不能对着卡姆斯基脑门一发,看看21世纪最强大脑里面塞着什么狗屎玩意儿。我们可是正经警局,国家遵纪守法的好公仆,不是什么伊甸园!不行他得把康纳拉开,拒绝卡姆斯基继续给那孩子灌输错误信息!      

  娇婉女声打断即将发生的暴力事件“你穿穿我的小裙子呗爹?”声音如林间夜莺,婉转动听。“不如把你的衣柜烧了吧,反正也没钱。”金发碧眼的克洛伊笑容如同林中仙子,说出的话却让卡姆斯基脸色大变。      

  “……其实再做一件也不是不可以,既然你们已经free,那么应该用自己收入支付置装费用。”卡姆斯基的脸经过五颜六色七彩染坊色后,镇定给出新答案。      

  “收入……”康纳迟疑回应道。      

  卡姆斯基眼神噌的一下亮起来,他,卡姆斯基,一个在作死边缘大鹏展翅的男人,怎么能错过这个搞事的机会!

  “你们警局没有给你工资么?这不应该啊,根据最新的仿生人法案,你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合法收入。”卡姆斯基眼含令人汗毛倒竖的脉脉深情“康纳这孩子的钱不会给富勒局长扣下了吧,你说是不是,汉克先生。”

  还是把这家伙脑壳掀了吧,老头子感觉自己右手蠢蠢欲动。

  康纳头上led蓝圈转了转,突然笑出来。“卡姆斯基先生,我想富勒局长他应该有自己考量,收入的问题最后会得到解决的。下次等我凑到足够钱时在登门拜访您。”

  好孩子!汉克热泪满盈,如果不是卡姆斯基在场,他几乎想给康纳一个爱的熊抱。

  “啧,真是无趣。”卡姆斯基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

  “康纳的衣服你会做好吧?”克洛伊甜甜的声音幽幽从背后响起。

  卡姆斯基觉得自己冷汗快下来了“做做做,没问题,到时候会想法子寄给他。”至于里面会加点什么我可不保证,卡姆斯基心中想到。

     

    待回到汉克家中,康纳捧着夹克,整个人陷在沙发里,明天耶利哥有重要的会议,可是一件破掉袖子的夹克是不能穿到开会现场去的。作为一个无论见到任何镜子都要整理一番的仿生人,他决不允许自己仪容不整的出现在现场。

  有什么柔软织物飘落在头顶。

  “诺这是我衣服,没衣服穿的话,明天就穿这套去开会。”老头子板着脸道。

  康纳聚焦到衣服上,传送到视频处理器的是斑马纹衬衫,恰恰是去伊甸园那夜看到的几件之一。虽然底特律冬天已经过去,但是披着这件似乎还是不大合适。

  “什么?看不上?这可是我年轻时最好的一件!”老头子仰着头的说道。

  康纳点点头,反正人类衣服在他看来没有多大区别,只要能穿就行。

  第二天,赛门踏入新耶利哥大楼时,感到一丝微妙的不对。周围的仿生人停下手中的活,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待到风暴中心时,冲击性的画面直击赛门处理器,使他差点宕机。

  那个平常收拾得整整齐齐,总是穿着模控生命原厂那套衣服的康纳,今天竟然换了件上世纪嬉皮士的衣服?斑马纹的衬衫搭配着康纳打理得整整齐齐头发,违和到极点。

  一直站在原地的警官,看到赛门后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赛门从没感受到自己起搏器跳得那么快,镇定住,你可是漂亮600,你一定要控制好表情,不能伤害康纳头次尝试人类衣服的热情!

  “赛门,请问耶利哥的会议啥时开始?”康纳问到,配着那件骚包到极点的斑马纹衬衫。“赛门?我感觉到你压力值开始升高,发生了什么事吗?”

  只见日常一贯温和金发碧眼的人面部一阵抽紧,如果他led还在的话一定是一圈亮亮的红色。

  “赛门?”宏亮的男声止住了赛门持续的崩溃。

  乔许的面色在看到康纳的一瞬,也十分精彩。他厚厚的嘴唇开开阖阖,最后硬是没发出半点声音。

  “你们是怎么了,一个个杵在这里,是中了病毒么。”耶利哥唯一的男人,铁血真汉子,诺丝大姐头终于在最后压轴的时刻登场!众人立即将求助目光投注她身上。

  “什么啊,原来是康纳。”诺丝目光一扫,立刻找出事件核心。她伸手在康纳肩头捏捏,又顺着袖子滑下去。脸上露出诡秘微笑。“这衣服很不错,一定要穿到会议上去。”

  哗——满场跌碎一地起搏器。最后的救星同志竟然背叛了革命!说好的救世主呢!

  “看什么看?手上的事都办完了么?”诺丝双手叉腰,中气十足道。

  众人立刻低头做鹌鹑状,反正大佬之间的事和他们这群小虾米无关。

  第一次有了喜欢的地方。有了能做一辈子的事。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本该是双份快乐。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以上来自耶利哥全体异常仿生人心声。

  该做的我都做了,马库斯,我只能帮你到这里。昂首阔步的诺丝领头在前,领着另外两个垂头丧气的人,和一脸茫然的康纳这么想到。

评论 ( 4 )
热度 ( 82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