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DBH/马康】 细水长流 3 继承人

    银色的硬币在指间灵活跳越,留下一串碎光。“……作为警探,我的义务是还原案情的本来面目。”led蓝光静静转了转,康纳诚恳回复道。

  马库斯倒不失望,甚至隐隐觉得这才是康纳。纯粹,专注,微妙的介于机械和人之间,就如康纳日常所坚持的那样,他只是选择了做自己。仿生人警探乖巧的外表下,拥有的是和自己一样的顽固和坚持。有点期待他以后会长成什么样子,马库斯想着,抬手挥手告别。“那以后就交给你了。”随即大步跨过斑马线,消失在街道边缘。

  接下来……就是怎么把案子弄到自己手上,去问其他同事,甚至求汉克找富勒局长。康纳处理器高速运转着。这让他几乎错过打来的电话,当接通的那刻,汉克的声音几乎要刺穿他的音频处理器。“你都上哪里去了!!这么久不回来,我快以为你在哪个角落被报废了!!”

  康纳有点头晕目眩,他几乎怀念以前有选择项的时候,但是现在选择项消失了,无论做啥他都要自己去慢慢咀嚼,这就是自由的代价么。“汉克,马库斯刚才有事拜托我,耽误了一会时间。”

  “他能有啥好事找你。”老警官哼哼道“别说了,刚局长找我有事,有新的案子要处理。有个叫杰克的仿生人被指控有谋杀他主人的嫌疑。”

  康纳处理器温度陡然升高,险些宕机。

  “康纳?康纳?”

  “我没事,什么时候出发?”

   汉克的头半靠在车背上,“这驴球的老破车要什么时候才能开到目的地?”长时间的车程把老警官暴躁的脾气消磨得一干二净。  

  “大概还有25分钟,副队长。”微微拔高的声线回应道,康纳说话时总是这样,用力中含着几分认真,透着股浓浓的少年感。配着他乖巧的babyface,更是加重了这种印象。

  “去他娘的死有钱人。”老头子揉揉眼睛,自他们接到这份案子,隔天早上天蒙蒙亮时,一辆超豪华的自动汽车停驻在他门口,灰银的车头打蜡过一般闪亮,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经历了城区的45分钟,郊区的平原才出现在车两边,待青铜色大门出现在车头前时又是15分钟后的事了。而现在他们则像是失踪在密林里,密密麻麻的枯枝望不到头。

  “主人喜欢安静,非常抱歉。”机械的声音从音箱中传出,开了话匣后再也停不下来。“这方圆360万平方公里的地都属于主人,他不想被别人窥探隐私。”

  汉克一下子整个人摊在车椅上,咧出一个嘲讽笑容“原来这里大肆圈地的就是你们,附近年轻人管这叫什么来的?新殖民主义。你家主人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看来这个案子怕是很有看头。”他重重的将自己身体砸在真皮椅子里,椅子轻轻回弹。“康纳,待到案发现场再叫我起来。”

  康纳歪头看着迅速传来轻微鼾声的副队长,想着要不要把汉克胸前滑落的衣服给他披上。忽然有信息接入,康纳眨眨眼,信息接上。是马库斯的声音“那位人物死前一年,突然挖角了模控生命的几位核心技术研究员,这事恐怕没表面上的那么简单,注意点,别把自己陷进去了。”

  康纳头顶led闪了下,决定联网查询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打开警局传过来的文件,死者生前照片和文献出现在他处理器中,死者生前名字是米歇尔,有轻微的强迫症,性格独断专行,他所创立的自动汽车公司在后来经过股份收购,属于他一言堂的独资公司。米歇尔在商业上野心勃勃,曾斥巨资于太空领域,却在成年时急流勇退,引起广大群众争议。照片上的人形容瘦削,眉头紧锁,右手拇指虎口不自然的弯曲。

  康纳凝神,也许他应该咨询下死者生前的医保公司,当他收到医疗保险公司传来的医保清单,康纳轻舒一口气,谜底揭开一部分了,他想。但是…接下来的他申请调用的死者生前一年银行流水传来时,他再度陷入困惑,除了医疗费用以外,付给T公司的大额量子计算机采购单显得分外突兀。如果是想科研的话,米歇尔调用公司的量子计算机,或者直接以公司名义进行采购足矣,这不仅有利于他免于消费税和增值税,同时可以增加公司当年采购成本,降低营业税收,可以一举两得,但是他偏偏特地从市场上购买最新型号的量子计算机为私人所用,并直接从自己银行账户拨划,仿佛在隐藏什么重要东西似的。加上模控生命失踪的那几个员工,事情愈发扑朔离迷起来。

  车身一顿,轻微的失重感随之而来。“叮,欢迎来到米歇尔庄园。”看来无论如何,谜底总要落在这庄园上,康纳这么想着。推了推身边汉克。“地方到了,快起来吧。”

PS:感觉写成推理了,切腹。

  

评论
热度 ( 26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