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越人歌(一)

还是十二国记paro


连边的雨落下,斑转转斗笠,雨水顺着枯黄稻草落下。夜幕降临,妖魔活跃时刻即将到来,这里有它们最爱的新鲜血食。“把车围成向心圆,升起篝火,老友妇孺留在正中,年轻力壮的随我一同值夜。”底下一阵喧嚣,斑眼睛扫过下面“不愿意也可以。”他指向道旁。“去与他们作伴罢。”升山细窄的道路边,青草里白骨隐隐,人声一点点散去。真是无趣,他垂下眼,这个没有你的世界无聊到让人乏味。


辉夜姬空间渐渐溃散,苍穹抖动,大片大片沙石落下,沙粒弹跳在脸上,快要结束了吧。此刻出现在斑脑海里的竟是那块石头,它挣扎着想达到对面的岸,最终还是失败,只能晃悠悠的沉入水底,说真的,有点不甘心。斑这样想着,竟渐渐陷入昏迷中。


再次睁眼,却发现自己来到一个诡异的世界,这个世界,有庆、奏、范、柳、雁、恭、才、巧、戴、舜、芳、涟这十二国,他们围绕着神居住的黄海,各自安居乐业。这个世界国家的统治者被称为王,王不失道便可不老不死。十二国和他过来的世界最大不同便是,这个国家没有战争,无论任何理由,只要发起战争,便被视为失道,即使出自大义亦是不行。而失去王的国家将陷入长久的荒废中,赤地千里,妖魔纵横。


真是有趣,不是吗。斑听到时,嘴角微微勾起,听起来简直是他那个世界反面。他想用自己眼睛去丈量这方新天地,上个世界他孑然一身很久,孤独已经刻入他的生命。不同的是,这里没有宇智波,也无人认识宇智波斑。这个世界里他被称为海客,有时他会被善意的接待,有时他会被恶意针对。然则斑从不把那些放在心上,这一世多出时间是偷来的,和那些人多说一句都是浪费,彼岸世界里他不过是漂浮于人海的看客。坐看舟上,静看潮生潮涌。


转眼间,已是十六个春秋,时间仿佛厚爱他,不曾在他脸上划下刻痕,斑的将自己足迹踏遍十二国每个角落,他曾见他起高楼,他也见他楼塌了。他见过最久的盛世,也见过最短的繁华。这个国家政体廻异于斑过来的世界,反倒更类遥远的极西之国,那个太阳落下之处。


十二国的日子虽然宁静,前进的步伐却十分缓慢,即使有海客和山客带来技术,人们生活仍如同他幼时一般,极为原始。这大概是为极端和平所付出的代价吧,所有事物都置于天道之下,也意味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不会有惊喜和变化。斑看着夜里跳动的篝火,暗自思忖。


这次会参加刚氏升山护卫任务,一半是出自于刚氏邀请,一半是出自兴趣。十六年前,蓬山的舍身木上终于结出新的卵果,诞下黑麒,芳国百姓大为兴奋。“芳国的苦难就要到头了。”人们如是说道,不同于常见的黄麒,黑麒千年难见,据说力量也是少有的强大。初进黄海,便折服了上古凶兽——应龙。这些消息让历经苦难的人振奋起来,亦让升山人数大增,不得己刚氏向斑发出求助的请求。


然而让斑感兴趣的并非这些无用情报,而是来自于刚氏传闻。这只黑麒有点不一样,它时常会化成幼童相貌混迹于刚氏这些黄朱之民,与孩子们嬉闹,偶尔还会耍赖,许多麒麟匆匆往返黄海之间,只为学会将伏妖魔,甚少将目光投注于底下的漂浮之民。“这期的蓬山公是个开朗豁达的人,和那些高高在上的不一样。”刚氏如此感叹道,露出微妙神情。


听起来有点像那个家伙,斑心里隐隐浮现某人影子,他拒绝承认是因为自己思念。但还是接下升山任务,让刚氏啧啧生奇,没想到这个顽固石头也有转向一天。现在的斑坐在车外,用树枝拨动篝火,篝火爆出一团火星后归于沉寂。


野地里风吹得更凶了,隐隐传来腥臭气息,“蛊雕!”斑猛的站起,持镰的手爆出青筋,单只蛊雕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们往往成群结队,如果只得斑一个,他直接开须佐大砍大阖便是。但如今他是升山护卫,他要做的是保护那些弱势的人。虽然并不在意那些人生死,但是任务失败对好胜的斑来说不可容忍。除了柱间他还没失败在谁手上过。“回到车上去!这里由我来对付!”斑嘶喊道。


营地的人早吓慌了,哭声喊声夹成一片,盖过斑的喊声,眼看伤亡不可避免。忽然有毕方在空中划过,火光影子照亮天空,蛊雕羽毛被点燃,它痛苦四窜身上火花将别的蛊雕也给点燃,空中顿时传来一股焦糊味。随即毕方绕过营地,飞到旁边山麓上,那似乎是一匹黑马……?斑想到,身边的芳国百姓齐齐跪下,“谢谢蓬山公救我脱难!大恩大德此生难忘。”原来这便是麒麟么?怎么看怎么像一匹长了角的马。只是那黑亮的眼睛有些熟悉……


评论 ( 15 )
热度 ( 37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