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应帝王 一

说好的十二国记paro,因为某废材只会中国风,见笑了。

雨水滴落阶前,暴雨冲刷过青石板面,抹去大宅深处浓厚血气。瓦黑砖缝间,血迹殷殷。


出现在水门面前的,便是如此人间地狱,宇智波家已经没有活人了。他临时接到美琴书信,快马加鞭,仍未赶上。不行,水门握紧拳头,还未到放弃的时候,也许哪个角落还有宇智波家遗孤。“鸣人。”他拍拍儿子脑袋。“你平常不是最喜欢和佐助玩捉迷藏吗?找找他在哪里。”鸣人乖巧应了声,抬起衣袖掩住扑鼻血腥。


佐助正值幼冲之龄,好胜心浓厚的年纪,鸣人亦同,两人连捉迷藏都挖空心思争个高低,竟找出不少新奇藏人所在。比如…鸣人轻轻拨动庭中石桌立柱,那里以前曾用来储藏冬季煤炭。后来两人恶作剧,将内里煤炭搬回仓库,改造成藏人好去处。鸣人轻轻拍石壁“佐助?佐助?”他听到内里轻轻抽气声,嗓门大起来“佐助!别怕,是我!”鸣人使劲掰开石门,佐助蜷缩在里面,往日点漆般双目已然暗沉,全无往日神采。


鸣人内心突然抽紧,他不喜欢这样的佐助,非常不喜欢。他更喜欢平常那个骄傲的,扬着下巴说他吊车尾的小公子。


“佐助……那些人已经走了,已经没事了,跟我回家吧。”他试探着伸出手,拉住佐助袖子使劲一扯。佐助竟这样木木呆呆的被扯出来,鸣人更是无措,“佐助别这样子!有什么事哭出来,你心里会好受些,憋在心里会把自己给憋坏的!”他结结巴巴说道,把心里能想到的词全倒出来,只期望对面的人能听进去半分。


最后鸣人没办法了,索性把佐助往怀里一抱“就把我当成你仇人吧,把你想对仇人做的事全往我身上招呼。”说着肩膀传来一阵刺疼,佐助死死咬住他的肩膀,皮肤瞬间被牙齿刺穿,血瞬间在衣上漫开。大滴大滴的眼泪终于从佐助眼眶落下,“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鸣人摸着他的背说道。


佐助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梦里刀光剑影,往日温柔的母亲躺在地上,身下血漫成汪洋,她从未如此像恶鬼,“你给我走!你给我走!走的远远的越远越好!”女人嘶声到面容扭曲。他最后是被哥哥塞进湖心亭桌内的,“乖乖在这里呆着,别出声,哥哥马上就回来。”鼬的笑容一如既往,他信了哥哥的话,无论外面有什么响动,都将自己缩在黑暗里,哥哥我会听你的话,做个好孩子,所以请你回来好吗。


睁眼时佐助一阵恍惚,以为睡在自家床上,随机反应过来,白纱床帐不是宇智波家的风格。他一个激灵,坐起身,看到鸣人趴在床沿睡得正香,头都歪到一边,露出脖子后的纱布。“这小子怎么也不肯离开,说不看到你起来就不走。”水门看到佐助醒来,端过一只碗塞到佐助手里“这是玖辛奈做的鸡汤,你先拿它垫垫肚子。”佐助摇摇头推开,他现在什么都喝不下。水门固执的继续递过来“你不喝的话就不告诉你我发现了什么,到时候情绪过度激动晕倒了怎么办。”


不得己佐助接过鸡汤,一边喝一边听水门讲叙“接到美琴的信的是久辛奈,然后她通知我,待远远看到火光时,我就知道已经迟了,但还是怀着一线希望。”他以怜悯的目光看向佐助“幸好我找到了你,还有……你哥哥未死的消息。”


哥哥?!佐助眼神立刻变了,他直直看向水门,“是的,你的哥哥。我清理了宇智波家全部人数,没有看到他尸体,没有消息便是最好消息,你的哥哥宇智波鼬,也许活在世间某一处。”突如其来的喜讯几乎将佐助内心迸裂,他语无伦次起来“哥哥…我…”


“别急。现在最重要是你的去处。”水门再次开口道“我和玖辛奈打算搬到雁国去,海客在那边相对不受排挤,为了避免仇家追杀,我想把你收为我养子,对外说是鸣人兄弟掩人耳目。虽然知道委屈了你,可以忍耐一下吗。”


佐助呆了好一会,随即重重的点点头。

评论 ( 7 )
热度 ( 26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