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盂兰盆节

699+


漫画终于补完了,因为怨念擅自加上自己幻想的结局,算糟糕的自我满足吧,观众们且欣赏。


“我去!得快点跑。中忍考试要迟到了!”亮金色头发一闪而过,掀起一路烟尘。


“鸣人老师你等等,热血友情签售会怎么办?”木叶丸抱着纸箱子追在后面,上气不接下气的问。“这是读者们和你的第一次见面,你怎么能破坏他们的期待!”


“谁还有心思管这些啊!爹巴哟。要是这回混蛋佐助过了中忍考试我没过的话,太跌份了!”鸣人对着追过来的木叶丸大吼道,看着他额头亮晶晶的汗珠。鸣人转了转眼珠子,“这样吧,你用变身术变成我的样子代替我跟读者见面就好了!”


“老师你怎么能……”


鸣人不由分说掏出怀中变身符往木叶丸额头一贴,嘭的一声烟云散去后,大胸长腿鸣子小姐出现在鸣人面前。鸣人看着鸣子小姐满意点点头,看来我忍术也是有进步的嘛。“木叶丸,你就这样子去好了。美少女作家首次露面什么的,绝对会掀起新一轮大卖!”鸣人说着左手搭在斗笠上,披风一扬,从高楼直直跳下。


木叶丸呆呆站在原地“太过分了!鸣人老师……”


坐在火影席上的春野樱烦躁的掐着怀表,“一个两个都玩迟到,太过分了,他们还想不想过中忍考试!连雏田都磨磨蹭蹭爬过上忍了,这两个还是万年下忍,说出去丢第七班的人。”


荣升暗部部长的佐井笑嘻嘻的道“据说女人生气多了会变老,既然当上火影的话多学着修生养性吧,小心老得快。”


春野樱一拳向旁砸出,“又不是我自愿当的,谁让那两家伙一个个脚底抹油。一个跑去组建雇佣军,一个干脆当作家云游四海不见踪影。鹿丸那家伙又懒得抽条,声称逼他当火影就入赘沙忍。否则你以为这火影能轮我头上?”


佐井边熟练闪避边顶着万年不变的笑容“所以说别再生气,气多了小心出表情纹。”棚顶一阵颤动,落下浮灰。哗啦一声巨响,空间忽然豁亮不少,正午阳光直射而下。鸣人四仰八叉的砸在佐井背上,身上头上尽是厚厚的灰,往日明亮的金发都黯淡不少。


小樱呆滞当场,看鸣人甩甩头,打了个响亮的喷嚏。终于忍不住斜头掩嘴笑出声,而后省过来应该生气,刻意板起脸,“旋涡鸣人,这次中忍考试你迟到了32分钟40秒,考试成绩作废取消。”


“啊……唉?!不要啊!小樱!”鸣人垮下脸,像只可怜兮兮的小狗。


忽然他的脸被两只手左右一抻,拉得长长后松开弹回去,疼得他泪花都飚出来了。“骗你的!早知道你会迟到,刻意告诉你时把时间提前一小时,还好只迟到了十分钟。这是一点小小惩罚。”手感不错嘛,早就想试试了,小樱捻捻手指,眼角弯弯的对捂着脸的鸣人道。


“唔?咦!”鸣人原地跳起“太好了谢谢小樱!那我下去了!”下场前,他回过头说“不知道有没有人跟你说过,小樱你越来越像个火影了,作为同学我很骄傲。”说后他头也不回的跳下去。


佐井不知何时站在小樱身后“他成为一个好男人了呢。”


“你想说啥?”


“你有没有后悔错过了鸣人。”


“你说啥呢!”小樱一拳捶上佐井的脸“那些事情早就过去了。而且鸣人眼睛看着从来就不是我,而是那个人啊……”她看着天空出现的巨鹰,嘴角勾起。“才不会把这件事告诉这对笨蛋呢,谁让他们把这破位置踢给我。”


看着佐助从鹰背滑落,鸣人兴奋问候老同学。“佐助这些年过得还好吗?”


“反正不会比你差,吊车尾。”佐助抬起头来,目中锐利一如当年。鹰小队这些年发展的很好,正一步步往当初理想迈进,开始走上正式轨道。正因为如此他才有时间回来参加中忍考试。


看到佐助表情鸣人放下心来,“那么我们开始吧!”掌心螺旋丸转起。


“求之不得。”草薙剑被抽出,雷光缭绕剑身。


两者交错在一起,激荡出的风和雷电横扫全场。小樱不顾卷起的风沙,惊讶的伏在栏杆上努力往下看,“威力比四战时更大了,看来他们出村后又有长进。”不过我好像忘了啥,算了,等下在想。小樱默默想到。


战况久持不下鸣人开始焦躁起来,“六道仙人模式!”黑色球体盘旋其后,“佐助看招!六道·超大玉螺旋手里剑”


佐助轻笑一声,拨开刘海露出紫色轮回眼“须佐能乎!”查克拉构成的骨骼首先抽出,紫色的形体覆盖其上,巨大的鸦天狗瞬间覆盖全场。


“噢……不……”小樱脱力瘫在座位里呻吟,她终于想起自己忘记了啥。怎么就没想起和他们说一声禁止使用仙人模式和须佐呢!这两个傻子是要把这里打成另一个终结谷吗!木叶今年财政药丸。


最后,佐助和鸣人半跪在毁得面目全非的场子上,两人头顶的红包冒着缭缭青烟。小樱按着额头绷出的青筋。“鸣人是个傻子也就算了,佐助你怎么也跟着他闹。今年木叶预算要爆了,你们说怎么办!”


“我出”两人异口同声。


“咦,佐助你就算了吧,现在鹰小队发展还需要资金吧?别看我这样,写书的积蓄可不少。”鸣人惊讶的转头。


“我出就我出,别再多说。”佐助掸掸身上灰,准备站起。


看着他们争执,小樱叹气,“你们一人一半,什么时候建好村子什么时候拿到中忍资格。”说罢转身离去,机会可是给你们了,把握不好可别怪我。


“可是我房子早没了!你让我住哪里啊。”鸣人郁闷的喊道。


“宇智波大宅还留着,你和佐助挤一挤呗。”佐井猛的丢出炸雷。


“啊啊啊啊?!”鸣人脸不自觉红起来,“为啥要和佐助住一起啊!我说?”


“和我住有什么意见吗?鸣人。”佐助站得笔挺,看向鸣人。


鸣人顿时卡住,吭吭哧哧的说,“也不是,就是觉得怪怪的。”


佐助走过来,垂首盯着鸣人蔚蓝的眼睛。他的个子一直比鸣人略高,即使在后来岁月里,鸣人开始疯长,仍落后佐助半步。从下往上看去,遮挡眼睛的刘海顺垂下来,黑如鸦翅,佐助的头发长长了呢,鸣人想,二十岁的佐助面容已脱离年少的稚嫩,带出几份锋芒。他的背永远挺得直直的,仿佛里面安放着一把剑。原来你的初心还没被岁月磨去,真好。鸣人想着,笑出来。


“……”


鸣人突然回过神来“你刚才说啥,没听清。”


这人刚才都在想啥,佐助露出无奈神情,揉揉鸣人蓬乱的金发“从今天晚上起你就住我家了。”说完麻利的转身攀上鹰背飞离现场。


唉唉唉唉,我好像没答应过你吧?鸣人睁大眼睛,所以说真是够了,为什么一个两个都是这样,自顾自的下决定,也不问问我意见。他撇嘴想。


鸣人抱着行李站在一间和式庭院门口,这是佐助的家么……真大啊,他果然是个少爷。


“你是佐助少爷的朋友吗?”低哑甜蜜声音响起,循声望去,一只黑猫安然蹲坐在墙上。


“我想……应该是?”鸣人不确定的回答。


“把门打开,宗藏。”屋里声音响起。


黑猫轻盈跳下,面前木门开了条缝。“贵客远来,有失尊敬。少爷不在时,一直是我看顾这里,不免谨慎了些,请原谅。”


鸣人慌忙摆摆手“没什么的,我理解。还有你看起来很兴奋?”


黑猫半眯上金瞳,“少爷极少带客人回家,这回难得有朋友上门,我很高兴。请问您的名字是?”


“鸣人,旋涡鸣人。”


黑猫瞬间陷入沉寂,鸣人不禁有些惴惴,“怎么啦?有什么问题么。”


“没什么,只是终于见到少爷经常提起的人,一时心神摇曳。”黑猫慢斯条理回道。


“佐助他这两天在宅子里还习惯吧?”


“少爷早几天就回家了,一直在处理事务。”


“那佐助没累到吧?”


“这个你不如亲自问少爷吧。”


穿着黑色浴袍的佐助慢慢踱出房间。


“佐助你这是干嘛呢!”


“你忘了今天是盂兰盆节么。”


“啊啊啊我都给忘了,没带浴袍怎么办。”


“你的早准备好了,在房间里自己去换。”


鸣人跌跌撞撞的冲进房间,宗藏尾巴盘起,“你什么都不打算说么,少爷。”


“能这样看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他可未必这样想噢”黑猫露出狡黠眼神。“从见面起就一直在问你的事情呢。”


“……不用你管。”


盂兰盆节又称送神祭,是迎接先人灵魂的日子。


鸣人和佐助走上街头,汹涌的人流一直冲撞着他们。


“佐助!”鸣人发急道。


一只手伸过来抓住他的手,带着丝凉意“抓紧我的手别走丢了。”


浮躁的心瞬间安静下来,佐助的手真凉,听说手凉的人心暖呢。鸣人看着眼前一直不回头的人想道。


待走到南贺川,河畔上已经挤挤挨挨的排了许多人。千万盏明灯被抛落在河里,带着人们的寄托和哀思飘向远方,回到彼端世界。鸣人挤到摊子前,决定买下放到河里的灯笼。


“佐助你要不要也买些?”


“你买吧,我不信这些。”佐助一直不喜这些花哨的仪式,这次出来也只是觉得鸣人会喜欢而已。


鸣人扳着指头一个个报名字“爸爸,妈妈,自来也老师,鼬哥。四个,老板你给我来四个好了!”


佐助猛然回过头,抓住鸣人的手腕“你……”


“你不信我信,这盏灯算我帮你放的,不行吗。”天空蓝的眼睛亮过他身后灯火。


“随你……”


鸣人躬身将写着名字的灯笼一个个放入河内,嘴里还絮絮叨叨着。


“爸爸,妈妈,我现在过得很好,交到不错的朋友,他们都挺关心我,现在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所以你们放心吧。”


“自来也老师,你不知道吧。我现在用了新的笔名出道,出的第一本书叫热血友情,托之前给老师写文的攒的经验,卖得不错。”


轮到鼬的时候,鸣人停顿了下。换上正经语气。“鼬哥,我看到佐助了,他过得很好。现在的佐助,他身边有了值得信赖的人,我也会一直守在他身边的,所以你放心吧。”


佐助看着鸣人,感觉有什么在体内汹涌,一点点的翻腾开来,快忍不住了,他想。


“鸣人有件事,从很久很久以前我就想告诉你。”月光下的佐助眼睛极有神采,仿佛里面装了很多东西。


“是什么事。”鸣人牵着他的手慢慢往回走。


“我喜欢你。”

“唉……?”鸣人眨眨眼,内心有点懵逼。


“你不用现在马上回复,我会慢慢等的。过去你追我,现在换我等你了。”佐助笑得有点哀伤,如同月下兰花,盛开到极点就谢了。


我一定是被施了魔法,才觉得那家伙是如此漂亮!鸣人揉揉自己脸,和那些尖叫的小姑娘不一样,他一直觉得佐助和自己一样是普通男孩,但今天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那家伙特别好看!他回到宇智波大宅后,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翻来覆去半天还是没睡着。


“看来……少爷什么都和你说了。”宗藏声音突然响起。


“哇啊啊啊啊啊啊!”突然看到黑猫和自己眼对着眼,鸣人惊叫出声。


“别闹,你想惊到少爷吗。”软软的猫爪拍上鸣人的嘴。宗藏跳下鸣人肚子,伸长身体懒懒卧在鸣人旁边。“我陪了少爷那么多年,自从他7岁后从来没看他开心过,只有提到你的时候,他才会带上一点笑意。在他自己都没察觉前他就喜欢上你了,对少爷而言你是他后来日子为数不多的阳光。我说了那么多,也不指望你会同意,只是拒绝他前你再多想想吧。”黑猫站起来准备离去。


“等等,他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13岁,意识到自己的喜欢时,是16岁,只是他从来不说。”黑猫深深的看了鸣人一眼“他怕你会拒绝,他受不了。”


鸣人紧握着床单,再睡不着,他认识的佐助不是这样的,他那么好看那么优秀,即使喜欢谁也是骄傲的说我喜欢你,而不是这么隐忍……卑微。这不像佐助,他心里一块隐隐疼起来。鸣人突然想起终结谷那一夜,大雨如注,佐助看着倒在地上的他很久,像要把他的脸刻在记忆里,最后才离去。


鸣人蜷起来,他知道佐助一直对他很好,一直特别纵容他,所以那次决裂后他疯了一样想把佐助追回来。其他的人是因为他的强大,才一点点的靠近他赞美他,但佐助不是,在他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是佐助首先伸出的手。所有人对他的好都是有条件的,只有佐助不是。所有问题上鸣人都可以为木叶让步,只有佐助是他唯一的执念和坚持,如果失去了宇智波佐助,那么旋涡鸣人作为人的一部分也就死掉了。幸好上天怜悯,最后佐助还是让了一步,没有让他面对两难局面,佐助总是这么温柔的人呢。鸣人想,原来我喜欢佐助已经喜欢的那么久那么久了么,久的自己都忘了这份喜欢。


他拉开门,佐助坐在走廊看着月亮,皎洁的月光洒满佐助全身。我真傻为什么以前就没意识到自己喜欢这个人喜欢到骨子里呢,鸣人想,他开口道“旋涡鸣人喜欢宇智波佐助,非常非常喜欢。”


评论
热度 ( 27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