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海之槛3 军官斑/人鱼柱

 @觊觎千手家的黑长直👿Because💘 

  斑掸去衣袖上灰尘,对面色铁青的使者视而不见。


  派来的使者到底是年轻气盛“希望阁下能对今年五月的事给出一个合理解释。”


  斑晃了晃手中酒杯,喷笑出来。“解释?你还不够格。让你背后的人亲自出面,或许我会给他一个想要的答案。”


  “阁下真的不想对镇上的惨案说什么?我方希望你能归还当时抢走的所有货物及赔偿损失。否则…”使者因为斑的轻视涨得满脸通红。“你会后悔的。”


  斑眉头拧起,使者脚下一绊,几乎躺倒。被斑抓住领子从地上提到面前,斑的鼻息喷在他脸上,冰凉的佩剑拍打着使者的脸。“小伙子,好勇气,我在你这个年龄绝对做不出如此愚蠢的举动,敢威胁我的人都消失在海面了。”


  使者看着斑因兴奋亮起的眼,觉得自己上下齿列不自由主的磕碰在一起,他忽然想起眼前这位本就是一个活着的传奇。这位大人的成名本就来源于对西班牙的屠戮,在西班牙人眼皮下洗劫他们的后院,还能全身而退的,也就眼前这么一位。狼本就是狼,怎么会因为短暂驯服变成狗。


  “哥哥,手松开点,别再开玩笑了,他快被吓坏了。”突然响起的声音对使者如同天籁,泉奈从客厅的另一道拱门进来。斑听到弟弟的请求,嗤的一声,松开使者衣领,再度坐回沙发。使者从地上爬起,拍拍膝盖上的灰。泉奈恰到好处的送上鸡尾酒


  “这是……?”


  “哥哥从古巴带回的新玩意,莫吉托,最是解暑,你先喝点,算是我为刚才哥哥玩笑的赔礼。”泉奈笑吟吟的,眼里流露出几分歉意。


  几口酒下肚,使者再度鼓起勇气。“今年五月的事……”


  泉奈截断使者的话。“所有的东西都已上交女王陛下,由女王裁决,这已经不是我们能做主的了。”


  使者发急起来“别的也就算了,那条价值连城的人鱼!只要你们能把它还给我们,之前的事就一笔勾销。”


  泉奈打量了下斑,后者在慢慢品尝他的酒,仿佛什么都没听到。


  “那条鱼啊,对不起,我们已经放走了。做我们这行的最信海神,波塞冬的家属我们怎么敢去招惹。”


  待面前的人每吐一个字,使者的胃就向下沉一分,开什么玩笑。如果不是为了人鱼,他才不会来这里,卑鄙的宇智波兄弟!他绝不会信这个面上的谎言,他们一定是将人鱼暗藏起来留作他用!


  这样想着的使者言语不禁尖刻起来“你们这么做不怕给你们女王的面上蒙羞么?”


  角落传来斑不屑的轻笑声“蒙羞?你确定说的不是你们陛下?女王陛下曾经的姐夫在迎娶陛下失败后,再三上门挑衅。失败后一度联手教皇试图刺杀女王,果然是伟光正的西班牙国王,这等作风和将其祖母囚禁至死的父亲一般,我等海盗出身平民自问是做不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来。”


  使者的眼睛快瞪出来了,泉奈放下酒杯“尊重是要靠自己赚的,不是别人给的。就如我们帮你们舰队取名为无敌,可不代表它真的就无敌了。”他用怜悯的眼光看着脸色时青时白的使者。


  使者当然明白,无敌舰队的原名本是超大舰队,然而败于英国手上后,伊丽莎白为了以示嘲讽,故意取名无敌舰队。可恨国内一些浅陋之徒,真以为是尊称,沾沾自喜的用了起来。


  使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府的,他的胸腔里有怒火在燃烧。宇智波斑一定要为今天的话语付出代价,一定!


  斑用餐后换上简装,手里提上桶。


  “哥哥又要去看他?”


  “恩”


  “有机会的话早日放掉,留着终究是个祸患。”


  “我知道的。”


  人鱼和平常不同,头发和上半身都干干的,似乎是在岸上呆了很长时间。


  斑来时人鱼垂着眼,仿佛在思考什么。当斑的脚步逼近时,人鱼看到斑,眼里恢复神采。


  “咿”人鱼的表情很是高兴。


  在人鱼进食的时候,斑再次检查了人鱼的伤口,溃烂停止新肉长出,看来没多久就可以将人鱼放回去了。接着他的注意力被人鱼的头发所吸引,之前在水里看得不分明。这次人鱼坐在陆上,可以看得出头发又黑又长,如锦缎一般。


  如果他还活着的话,头发应该也是这样子吧。斑不禁伸出手,触摸人鱼的头发。那时自己是怎么嘲讽小人鱼的发型来的?恶心。对方立马露出消沉的样子,后来再没看他剪过头发。他的名字是什么呢……斑脑海里翻搅出一个名字“柱间。”


  “咿?”人鱼转过头,嘴边还带着点食物的残渣。


  “我决定了你的名字是”斑说道“柱间。”他知道自己有些蛮横无理,但是他就是想在这条人鱼身上留点过去的影子。


评论 ( 8 )
热度 ( 83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