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海之槛 1 海军斑/人鱼柱间

 @觊觎千手家的黑长直👿Because💘 客官点的梗上来了。

    天色湛蓝,海风拂过青灰的海面,送去咸腥气息。浪花扑打在沙滩上,留下阵阵白沫,小镇熙熙攘攘,偶尔有黑狗窜过铺满卵石的街道。又是一年一度的拍卖会,街头既有拄着文明棍,带着单片眼镜的老爷们;也有单手提着蓬蓬裙,头发梳得高高,将自己笑容藏在扇后的少妇。今年据说将有不一样的货物参与拍卖,别样消息吸引了那些常日无所事事的达官贵人。


  “真想看看是什么样东西。”女人轻笑,艳红的指甲拂过羽扇。


  斑礼节性的点头,手按在腰间手枪上。想到等下将要实施的计划,他兴奋地不能自己,嘴角向上挑起。


  这些却给了女人错误的信号,错以为自己引起男人兴趣的女人蛇一般缠上来。不一会,斑耳边便充满了她恬躁的声音。


  她真烦人,斑不耐摸摸手枪,如果在过去,这样的女人早就被自己枪毙了,投效政府就这点不好,什么都有约束。


  “哥哥,拍卖会要开始了,请归位。”泉奈将斑从困境中解救出来。


  女人恋恋不舍的离去,中途时不时回头,似乎想将斑记在脑海里。


  “哥哥,又被哪家的女孩给看上了?”泉奈笑眯眯的开玩笑道。


  “没什么,一个烦得要死的唧唧喳喳的东西。”斑将手指伸入黑手套,将手放在膝头。


  ……哥哥将到而立之年,对异性却是毫无兴趣,真是让人担心。泉奈瘪瘪嘴,不过只要哥哥开心怎样都好。


  主持拍卖会的是商会会长,一个心宽体胖的胖子,面上带着志得意满的红光。在一系列远东的丝绸,香料和茶叶后,会长终于将压轴的商品推出。商品被厚布遮盖,只能看出是一尺来长的箱子,里面可以听到扑簌扑簌的水声。


  好戏开始了!在场的人都直起腰,眼睛开始闪闪发亮。

  刚才全程挂着笑容的会长,此刻却一本正经起来,他半闭上眼,故作威严的轻咳。“来客们,我知道你们今天是为的什么来这里。我在这里赌上商会百年声誉,今天你们的到来绝对不会让此行失望!”说着会长一把扯下笼罩在商品的天鹅绒,随着厚布滑落,一个鱼缸出现在人们面前,鱼缸里是一条人鱼,皮肤是小麦色,黑长的头发漂浮在水里,鱼尾是漂亮的黑曜石色,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散发着宝石的光泽,星星斑斑的鳞片顺着麦色肌肤一路向鱼尾颜色伸去,唯一美中不足的这是一条雄性的人鱼。因为突然出现的光,人鱼瑟缩下,揉揉眼睛,带着迷茫看着台下观众。


  “这是传说中的人鱼!。”会长大声吆喝道“从它出现在我们眼前时,传说突破了现实。诸位先生女士们!它值得你们一掷千金!”场面在会长的话音下陷入高潮,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兴奋声,汇成巨大的声浪。


  尖昂的枪声划破声浪,兴奋的尖叫瞬间变成惨叫,人们四散奔逃。枪声再次响起,尖叫停息陷入一片死寂。斑举着遂发火枪站在台阶上,四角站着除去伪装的士兵,他们端着火枪对准中心的群众。


  “抱住头,好好蹲下,保你平安无事。”斑懒洋洋的说道“我的目标是这个商会。”


  会长惊愕的眼珠几乎从他大大的眼眶脱出,“你是不是疯了?你不知道这个商会的背景是……”


  一声枪响,子弹穿过会长的帽子,会长身体瘫软的滑落到地面。斑吹去枪口青烟,“打的就是你,至于原因问你家老板去。不仅和西班牙暗通款曲,还几次海上暗中狙击我的船队,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泉奈招招手“将这次拍卖品全部没收,奉女王的命令将这次拍卖品作为和西班牙暗通款曲的证据统统上缴。”


  台下见防备松了些许,开始窃窃私语。


  “这帮人从哪里来的?”


  “看服饰像是英国的军队。”


  “英国?不是支持我们独立对抗西班牙的国家么。”


  “是啊,前段时间西班牙无敌舰队大败于英国,元气大伤。再没力气干涉我们的国事。”


  “无敌舰队……无敌舰队……”那人突然陷入沉默中,忽然他大叫起来。“我知道那位先生是谁了,宇智波斑!协助英国舰队大败西班牙于海上的人。他本来只是一阶海盗,结果竟借着这个机会入了英国皇家海军,英国女王亲授他爵位,可以说是一飞冲天了!”


  “难怪此人看起来羁傲不逊,一身野性未除,没有半点海军严正的气息。”男人越说越兴奋,没有看到对面渐渐煞白的脸色。


  男人的肩膀被拍了拍,看到泉奈一脸温柔。“先生,知道得太多的话会被杀掉的。”话语温和克制,眼里满是冷意。男人两眼一翻,竟是差点晕过去。


  泉奈露出遗憾的表情“现在的人真不经吓,稍微一折腾就没了魂。真是无趣。”


  斑一直在打量着缸里的人鱼,自从刚才枪响后,人鱼没有害怕,反而露出浓厚的兴趣,将脸贴近玻璃,努力看着场中发生的一切。然而当和斑的目光对上时,人鱼错开目光再度试图将自己藏身在海藻中,斑注意到人鱼手臂上的绷带,他受伤了。斑暗暗想到。


  年事已高的航海士凑上来,他的年纪很大了,就像一本活着走动的宝典。他絮絮叨叨道“波塞冬在上,那群蠢货。在海边拍卖人鱼和自杀有什么区别,擅动海神眷属,不怕海神的愤怒灭掉这座城邦么。”


  泉奈看向斑”哥,你怎么打算处理这个货物。”


  “先带回去治好他的伤再说,就这样放回海里只能喂鲨鱼。”斑沉吟了下,回答道。


  “这条人鱼,也未必是那只…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泉奈欲言又止。


  “我知道的。”斑摆摆手“只是个心理安慰,再说救了他的同族,他总是高兴的。”  


评论 ( 1 )
热度 ( 99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