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他是龙(1)

 宇智波斑用脚顶了下露出一半的贝壳,鞋底是细细的白沙。眼前是一望无际的蓝天,苍庐下是深蓝的海。

  

  为什么会流落到这里来呢,斑陷入思索,记忆倒流回前三天。

  

  宇智波斑就职于人类学教授,对古老的传说和民俗有着浓厚兴趣,尤其是龙。一个反复出现在传说中,却又无迹可寻的生物。它们拥有神奇的力量,无尽的财宝,然而历史却找不到半点原型。这点含而未露的谜团如同未嫁少女的面纱,引得斑无法停止探索的步伐。

  

  终于有一天,他在典籍中发现极北之地一个边缘的民族有一个奇特有趣的习俗,龙之新娘。他们唱着旧日的歌谣,将新娘放在船上,一点点的拉过湖心,而黑龙将会响应召唤,带走属于他的新娘。

  

  得到消息的斑心急火燎的收拾好行李,踏上去往小镇的旅程。

  

  当他抵达小镇时,祭奠即将开始。镇里满是彩色的丝带,漂浮的气球,仿佛盛大的节日。旅馆的一楼充盈着南来北往的游客。

  

  “龙?”胖胖的老板娘擦着澄黄的麦酒壶,脸上笑容挤成一团。“这里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龙了,据说最后一个龙被我们的勇者杀死在悬崖上。而今天的祭奠就是为了感恩和纪念我们伟大的勇士,延续到今天已经有近百年的传统了哟。”说着她向斑挤挤眼睛。“如果愿意的话客人还可以出钱体验新娘全部的礼仪,今年的祭奠不同以往,我们从镇上的旧文献找到龙之歌的正确唱法。保证让你拥有一个新奇的体验。”

  

  斑感觉自己突然从半空踏空,感觉空落落的,又是一个不知真假的传说么。总之先交上钱试试传说中的龙之新娘,他盯着眼前老板娘晃来晃去粗粗的腰身这么想着。

  

  “你确定要这么穿?”斑捻起白纱。

  

  身穿制服的年轻妹子偷偷瞅了一眼斑,脸红红的笑道“是啊,这也是礼仪的一环,毕竟原本躺在船上的是待嫁的女孩,而不是先生您啊。”

  

  最后斑到底是披着白纱躺在船上。两岸歌声响起,韵律曲折低回,古老的语言时隔百年再度响彻湖畔。

  

  Раньшенебылонивремени, низемли, нипыли, ничего- забыливсе

  

  从前没有时间没有土地万物混沌记忆蒙尘

  

  Былонебылью, дасталобылью, рекаостылаиводазастыла- ничто

  

  往事如烟转瞬即逝河水冰封化为虚无

  

  Время- быстраярека

  

  时间如湍急河水

  

  никогонеобойдет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Ждетневестажениха

  

  待嫁的姑娘等待着丈夫

  

  ждеткакчасасвоего

  

  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Вбелыйцветоблечена

  

  她通身纯白

  

  точновсаванестоит

  

  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Напокойобречена

  

  她注定死亡

  

  свадьбыколоколзвенит

  

  婚礼的钟声回响

  

  Забирайзабирай

  

  带她去带她去

  

  Приходиприлетай

  

  飞来吧降临吧

  

  Навекаотдана

  

  永远为你奉上

  

  деваюная

  

  年轻的姑娘


  天空不知从何时开始暗下,墨黑的乌云在游人头顶聚集,行人犹豫着是否要撑开雨伞。天边出现黑点,开始时如硬币一般大小,当黑点挥舞着翼翅出现在游人面前时,人群瞬间恐慌,他们尖叫着往后退去,也有不怕死活的高抬相机试图留下最后的影子。当传说突破白纸出现在你面前时?是什么感觉,斑屏住呼吸,心跳变得飞快——来的是一条龙,一条健壮的黑龙,它的鳞片黝黑发亮,身体线条简洁优美,就如自己想象的一般。喜悦洋溢在斑的心头,几乎让他狂笑出声。


  龙头转向斑,眉头皱起。是的皱起眉头,如此人性化的表情竟然会出现在一条龙的身上。最后巨龙盘旋着从空中落下,抓起小船,在人们的尖叫中飞向天空。


  以上是斑失去意识前最后的记忆。

  

ps:柱间生贺,生日快乐啊,千手先生,把斑送给你了(喂)

评论 ( 11 )
热度 ( 98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