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轮回11 柏奚一


很有用很有用,别抛弃我……


  声音循环往复,时断时续,唯一不变的是挥之不去的绝望,粘圌稠浓重得几乎让人窒息。


  鸣人突然从床上蹦起,“呼……呼……”心脏如上了发条一般蹦得飞快,仿佛下一秒将从胸腔中跳出,身上背心被汗水浸透,整个人仿佛刚从水中捞出一般。黑暗里液晶时钟5:10兀自闪烁。头上某根神经一跳一跳的抽痛,见鬼,鸣人暗骂道。自从那次撞鬼后,他频繁陷入梦中,然而醒来时那些碎片如河中浮冰,瞬间消隐在记忆的长河里。改天问问柱间大叔吧,鸣人暗自思忖。




  待他从浴圌室冲凉出来时,热浪一阵阵的扑来,仅剩的睡意被冲得一干二净。鸣人眉头皱起,最后叹气。“明明作业完成了,怎么就不能好好的休息呢,爹巴哟!”他抓抓炸起的乱毛,认命的打开电脑,点击浏览器,拉出昨天浏览记录。Yоutube界面跳出,视屏中少年清秀的脸满是决绝,身后黑羽在俯冲的狂风中簌簌抖动。砰,手中可乐被拉开,冰凉的饮料顺着食道滑下。鹿丸的手真稳,这样都不带抖的。鸣人默默感叹道。




  鼠标移动到点击率,3000+。鸣人不禁吹了个口哨,很棒嘛。当初井野将视频上传时还遭到他和鹿丸的一致反对,“我们几乎付出了命一般的代价,难道一个优良就让你们满足了吗!反正我是不干的!”面对井野几乎吃人的眼神,两人狼狈撤退。唯一提出的要求是上传前将斑和柱间的脸和声音模糊化处理,毕竟视频的广泛传播可能会给现世的人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鼠标一点点下拉着评价,评论争先踊后跃入鸣人视线。多半是在感叹视频内容,少部分在争论特效技术含量和质疑他们。对不起啊,我们可是一分钱没花,拼的全是命呐。鸣人咽下口中最后一点泡沫,悻悻想。




  “鞍马的天狗?很久没听过这个词了呢,真是让人怀念。”一条评论进入鸣人视线,“斯钦尔?”鸣人念出这个ID,身体突然一个激灵,慵懒都褪去几分。不会是圈内人吧……等老爸回家问问他好了,想着,鸣人随手关掉电脑,开始清点自己背包,他7点即将接机接待来自中国的交换留学生,比起不知名的人自是眼前的事更重要。




  天上下着小雨,细蒙蒙的,整个世界仿佛在水里。钥匙在孔中转了几下才点起火,车身颤动,长吐一口气,轮子晃晃悠悠的转了起来。




  路正中站着一名黑发少年,头发支棱着,雨滴顺着发尖滑下,隐约间可以看到少年削尖的下巴。不会是哪家离家出走的孩子吧,鸣人这么想着,按响喇叭。少年突然抬起头来,漆黑的瞳仁直直对着鸣人。看到少年脸那刻,鸣人头突然炸开——那是一张泉奈的脸,那日幻境中那位少年天狗的脸!直到少年离开,鸣人感觉自己头还是空茫茫的一片,直到身后的车喇叭不耐催促方才手忙脚乱的再次启动圌车子。




  那个孩子不是泉奈,他定定神这样告诉自己,泉奈的脸更柔和一些,嘴唇更厚一些,少年的气质更锋锐,更年幼一些,看起来如十五六的孩子,嘴唇也更是薄下去许多。……可是他会不会是和泉奈有关系的人呢,鸣人抓了一把头,感觉自己思绪更乱了。




  “请问……你是J大来接待我们的人吗。”车窗被轻轻叩响,已经开到了么。鸣人打开车门,试图帮新来的人将行李放到车上。




  “不用。”来人摇摇头,用手推开车后盖,一只手将半人来高的行李箱放入后备箱。等等,一只手?鸣人定定神,来人已经继续开始整理第二个箱子,他一只手轻松地举起沉重的箱子,往后备箱以防,车身一沉。鸣人的眼睛慢慢睁圆,“这,这是……传说中的中国功夫?”




  来人无奈的微笑,“只是小时候农活干得比较多而已,忘了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张圌宁,宁静的宁。”他的气质很沉静,仿佛一潭安静的湖水,看得出受过不错的教养。随着他转身




  农活啥的是随便编的吧,有空向他请教请教好啦。鸣人看着来人拉开门,收起雨伞,小心抖落伞上水滴,方才坐进车内。




  一路上,鸣人热情的向张圌宁介绍日本风俗和学校的琐事,张圌宁一直真诚的看着鸣人,专注的听着。鬼使神差的,鸣人突然冒出来一句,“你为什么会想来这里交换留学。”




  “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这里了,一直想来看看,而不是仅限于通过书本和照片。”张圌宁安静的想了下,认真回复道。“这里的建筑很低,街道平整,有着无数的河和桥,让我想起苏州的旧城区。四周是历史痕迹却又充满生机。”说着少年眯起眼又笑了下,“当年我的父亲和母亲,旅行结婚时就是坐着苏州河的船去往另一个城市的,如果有空欢迎你来看看。”




  父亲母亲啊…不知道老爸老妈又溜达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去了,也许他们现在就在那个名叫苏州的城市,坐着一条小船,笑看两岸风光吧。鸣人沉默下来,继续开车。




  “鸣人?”张圌宁问道。车已经到了宿舍门口,鸣人停下车,帮张圌宁卸货。




  “没什么,只是好久没看到我的父母,有点想他们了。”鸣人回答道,声音有点闷闷的,炸起的毛似乎都有点焉了。




  张圌宁看着外面连绵的雨,突然搭上鸣人肩膀,“外面雨大了,你先回去吧。钥匙给我,我一个人也可以应付的,改天有空再来找你。”




  黑色的车子在黄昏里滑行,即将开回自己的小巢。今天早晨的少年再度出现,这次与早晨的精神不同,少年有点怏怏的,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屋檐下,头埋在膝盖里。




  ……好像真没办法不在意呢,鸣人将车停在路畔,走过去一探少年的额角,滚烫。怕是烧起来了。这可真没办法坐视不理,他拉拉少年的胳膊,没有反应,看来已经失去意识。罢了,先扛回家再说终归是一条人命。




  当鸣人拖去少年衣服,试图擦干圌他身体时,终于发现似乎哪里不对。一对小小的黑翼长在少年的肩胛上。




  “我似乎中了什么了不得的大奖。是不是该打个电话给柱间大叔,让他和那位斑先生一起来看看。”鸣人看着手机通讯录。喃喃道。


评论
热度 ( 24 )
  1. Leveria一剑光寒十九州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