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轮回12 柏奚二

       “这孩子长得真俊,你从哪捡回来的。”井野奶茶色的指尖在少年脸畔流连一番,最后挑上他的发尖。


   “小心点,别把人弄醒了。”鸣人盯着灶台上的水壶,答非所问。


  鹿丸已经将带来的药品和衣服一样样的摆在桌子上“你原来只喜欢捡猫捡狗,没想到现在连人都开始往捡了。我看错你了,鸣人。”


  鸣人一脸便秘神情“别闹,他可能和我们上次见到的那对大叔有点儿关系。”


  噢……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鹿丸放平眉头,他接到鸣人手机时正陪井野一起逛街。收到一堆购买感冒药加跌打损之类奇怪的要求,更让人感觉莫名的是鸣人竟然问他有没有以前高中留下的衣服。最后在自己逼问下,那边才吞吞吐吐的招出是捡到一个男孩。旁边井野的眼睛唰的一下亮起来了,立刻说自己堂弟家就有,马上可以带过来。


  待到了鸣人家,看到少年的脸后。井野的目光已升级成少女漫画的花痴眼神。“这孩子小小年纪就如此妖孽,长大了得迷死多少大姐姐啊。”


  鹿丸被自小青梅竹马雷得不轻,快步走到鸣人身边。“别理那个花痴女人,我们来谈谈这孩子。”


  “我给他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了,那对……黑色的翅膀,虽然很小。”鸣人用手比划着大小。


  “加上他那张酷似泉奈的脸对吧。”鹿丸指着自己的脸道。“我听到那个斑喊了一声弟弟,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位少年和斑的关系匪浅。”


  “恩,我也是这么想着。但又有些地方想不清楚,所以喊你过来看看。”煤气灶上的水壶开了,高热的白色蒸汽从壶口喷出。鸣人提起水壶,倒进杯子里,兑好凉水,试了下温度。扶起少年,将他放在自己肩膀上,少年无意识的睁眼,顺从的服下感冒药。“热度好像退了点呢。”鸣人用手试了下少年额头,熟练撕开退烧贴贴上去。


  “……”一旁旁观的鹿丸和井野陷入沉默,这场面看着和谐无比却又透着股诡异的劲。。


  鸣人抬头,看到老友们的脸色。“呐,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啊,我只是做习惯了,比较熟练而已。”


  “鸣人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好父亲的。”井野突然说道。


  唉唉唉,这算是朋友卡的新品种父亲卡吗!一点都不想收……鸣人头上落下一滴冷汗。


  “只是看到和某人日常不修边幅的人设冲突的行为,思考了下面前是不是真的鸣人而已。别在意。”鹿丸一本正经道。


  你给我过来保证不打死你,鸣人忍下对鹿丸比中指的冲动。


  两人喝完鸣人冲的茶后,看左右无事准备告别。临到门边时,鹿丸对井野扬扬下巴“你先走一步,我还有点事和鸣人交代下。”


  “你通知斑前,先和柱间先生说一下,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唉?”


  “那个泉奈应该是斑的弟弟吧,看得出斑很重视他。而这位少年,应该和泉奈关系匪浅,却流连在这里,一个天狗脱离他的居所流落到现世,这不是什么好的信号。说不定……那个泉奈那边出现了什么事才会这样。我说的这些……只怕那位斑先生都会想到吧,说不定会心急如焚,恨不能马上赶回去也说不定。”鹿丸一边整理思路一边慢慢说着。


  鸣人慢慢关上门,鹿丸说的那些话隐含的信息让他有点发晕。身后传来细小的声音,他转头看到方才沉睡不醒的少年坐起来,面对着他摆出戒备姿势。


   “你醒了?”鸣人有点惊讶,对着少年摆摆手。“放心吧,我没有恶意。”


  “你是谁?”


  “我说你啊,对救命恩人就是这个待遇么。在下的名字是漩涡鸣人,今年18岁,大学在读二年级。一个平凡的学生。”鸣人右手拇指对着胸口,一本正经自我介绍道。“你呢?”


  “宇智波佐助。”少年说完再不吭声。


  鸣人看着别过脸的佐助,两眼快成了死鱼眼,所以对叛逆期的未成年人我真的找不到撤啊,还是找柱间大叔他们谈谈吧,或许有更好地处理方法。


  “你是准备找那位和泉奈大人有关系的人么。”看着鸣人滑动手机,佐助再度出声。


  “是啊,斑先生是泉奈的哥哥,如果得到和弟弟有关的消息,应该会很高兴吧。”


  “哥哥……”佐助怔了下。仿佛又看到那个人,他闲坐在走廊上,廊外是青青细竹,手中抹茶本应是甜甜的,自己却觉得又咸又苦。那个人看着佐助皱起的小脸,突然笑出来,笑意里带着几分温柔。他顺了顺佐助炸起的毛“哥哥不能陪你一辈子的,他总有离开的时候,你能做的事就是学会习惯,习惯自己一个人慢慢的长大。”


  不,我才不习惯,一辈子都不会习惯。佐助低下头,咬紧牙关,下颌肌肉绷成一条线。他走下床,抓住鸣人的手。“如果可以不要联系斑先生,让泉奈大人把我带回去好吗?我有点……不甘心。”


  鸣人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可是斑因为失去泉奈的消息,情绪一直很低落,如果不让他知道的话感觉很残忍。”


  佐助低下头,气度再度陷入凝滞。


  鸣人手中手机突然响起,他吓得一下子没抓稳,将手机抛到半空。经过惊心动魄的一阵子,手机到底免于粉身碎骨的命运。鸣人看着来电者“柱间”,心情复杂终究是按下了接听命令。


  “喂,鸣人。扉间那边出了点问题,我怀疑和灵异有关,但是扉间却不愿意合作,你是学软件工程的吧,可以过来帮点忙不?”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柱间明快的声音。


  “好的!柱间大叔。”鸣人欢快的回应,能和柱间先谈这事太好了,至少可以提前回避很多问题。


  交代了诺干注意事项后,柱间挂掉电话。鸣人看着佐助,“刚才我说的你都听到了,我不会直接把你交给斑先生的。”他顿了下“先和柱间先生通个气,让他找个合适的机会和斑先生沟通。不会让你被带走的,这下你满意了吧。”


  佐助看着鸣人,轻轻点了点头,又躺下陷入昏睡。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哥哥,不管你藏在哪里。这是少年昏睡前最后的想法。

评论
热度 ( 21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