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轮回10 饿鬼之间六

“可是我们又该去哪里寻找他们想要的呢。”脱离灵压后,鹿丸开始清醒,他灵敏的脑子又开始运转。


  斑闭上眼摇摇头,气氛陷入低沉。大约不过一瞬,柱间站起身,抖抖宽袖。“不论如何我们先出去走走,总比干坐在这里强。”


  “柱间等下。”斑忽而开口,走近将柱间头顶立乌帽子扶正,并把柱间鬓角碎发小心的收拢进帽子。做这一切的时候斑的眼神很认真。“你的装束代表你的仪容,如果忘记……”说到一半斑似乎从梦中一下醒来,他掸去柱间袖上浮灰再不出声。


  鸣人盯着斑,很不对劲,自从到这里斑的眼神就变了,盯着柱间时不是在看柱间,而是透过柱间看另外一个人,透露着斑自己也不曾意识到的渴望。而且自从来到这里后,鸣人感觉自己身体里力量异常活跃,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


  柱间展开手中蝙蝠扇“首先我们得准备牛车,那些饿鬼显然认得我和斑。无论是何缘故,做好他们绝非善类的准备,车篷多少能帮我们抵挡些许。”说着柱间又皱起眉,只是那牛车又要往哪里去寻。


  斑突然打个响指,有女侍小步走来。“柱间大人有什么安排?”女子低眉垂目,声音温婉。柱间听着几乎跳起来,这不就是他进屋子第一天听到的女声吗!为何会在这里见到声音的主人!


  “你连自己的式神桃华都不认得了么。她本是庭角的一株桃枝,你因怜悯给予她身躯,令其能四处活动,她对你可是忠心耿耿。”斑见柱间惊吓样子调侃道。


  柱间神色慌乱摇摇头,斑不知道的是,那个桃华可不止一千年前古物,她现在就存在于他和扉间住的那套房子里!不过……现下最重要的是……“桃华你可以安排一辆牛车不,要坚固点的。”


  一群人登上牛车后,却为目的地发愁,平安京如此之大,要找到物品如茫茫大海捞针一般。鹿丸看着柱间素白衣袍,拇指刮了下下巴。“这是净衣吧?千手大叔。”


  “是的。”柱间应道,立即悟过来。“车夫去阴阳寮!我要去会会同侪,向他们打听最近动向。”净衣,用于神事的洁斋服饰,除了阴阳师无人能穿。既然自己穿上这件,说明隶属阴阳职员,也许可以探听到一些消息。


  待牛车进入大内之里时,他们看到的却是一副门可罗雀的景象。有人懒懒步出,将门板一一排起。鸣人不禁抬头看向天空,太阳还在东边挂着,这阴阳寮竟是早早就闭了门。柱间稳步上前,用扇子敲敲来人肩膀。“初次见面……”


  那人竟是炸起来“见什么面!不见!没看我在搬东西吗?没事的话就过来帮忙!”柱间也不生气,收起折扇,同他一并排上门板。最后结束那人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掏出叠着方方正正的手帕按去额头泌出汗珠。“人心散了不好带啊……这不今天一出事,就来个卷堂大散,竟都奔刑场去了。”


  “刑场?”柱间疑惑道


  “是啊,都去看千手家的白毛小子去了。我早说过白毛小子不是人类,那白发红眼的样子活像个恶鬼!”那人说着往地上啐了一口。


  “扉间……?”柱间捏紧手中扇骨,力度大得咯吱咯吱响。


  “啊对,就叫扉间。我是说怎么想不起名字来,这名字就和他哥一样……”那人抬起头,看到柱间的脸,神色巨变,他扭了下脸似是想笑,却比哭还难看。他颤抖着取下帽子……“原……原来柱间大人你没死啊。那未……”那人抬眼向后望去,看到斑嘲讽眼神,身子抖得如筛子一般“斑大人原来你也还在啊。”


  “可不是还在么。”斑晓有兴味的接了一句。


  那人的样子快哭出来了,他咬咬牙狠心往地上一跪。“柱间大人是我对不起你,但是阴阳头的位置真不是我抢你的,是上面派下来的。冤有头债有主,想要你弟弟死的是远石姬。今天远石姬要亲去观看你弟弟的行刑,要复仇找她去。请放过小的一马。”说着那人咣咣往地上磕起头来。


  扉间会被砍头……?柱间心突然有点空,他还记得扉间刚出生时候日子,他刚刚记事,那一天风雪特别大,他依偎在暖炉边,老人带着他跌跌撞撞的走到医院,母亲抱出小小的襁褓,“柱间来看看你弟弟。”那时候安安静静睡在襁褓里的扉间显得又小又软,他碰了碰扉间脸颊,婴儿咯咯笑出声,柱间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间又多了一个血脉相连的亲人。他发誓过要保护好弟弟的,可是……不管是不是虚假的幻象,他一想到扉间死去,心就如坠冰窟。


  “斑……”柱间喊道。


  “犹豫什么快上车。”斑竟然早就坐在驾驶座上。

 

 “你……”


  “知道你放不下自己弟弟,所以我早做好准备了。”


  柱间无言,翻上车和斑并坐一起,驾车往刑场奔去。


  太阳一点点攀升,即将到达一天中的最高点,日当正午,是阳气最盛的时刻,可以压制一切鬼魅。为了压制传说中的恶鬼,行刑者特地请来传说中的名剑。白发少年端坐于刑场中,面无表情,丹红的眼珠一瞬不瞬,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台下窃语纷纷,几位相熟的面孔或带有焦虑,或带有得志的恶意。不过这一切都不关扉间的事了,他要的是——复仇。


  天空突然出现黑影,黑色片羽悠然落下。人们惊慌抬头。“宇智波斑?!他竟然没死?”他们开始惊慌试图撤出广场,甚至相互踩踏,行刑者见状立刻抽剑,剑锋出鞘,只差一线即将割断少年的头颅。然而却也凝滞在一线。柱间的手抓住剑身,任剑锋将手割得鲜血淋漓也不松手。


  “哥哥?”白发少年的神色终于出现惊讶神情。


  柱间咬牙道“我不是说了吗,哥哥会保护你的。”在柱间说话的瞬间,地上有木伸出枝干,枝桠缠绕着行刑者的手将他捆得结结实实。


  “木遁恢复了?”斑挑眉“也算是个收获。”


  “哥哥”白发少年终于笑出来,柱间打量着少年,与现世的不同,这个扉间还很年轻,约莫只有18岁年纪,脸上还带有稚嫩神情。这难道是上辈子的扉间?他暗暗想到。上辈子的扉间原来死得那么早么,柱间心里突然一阵酸楚。


  鸣人对着缩在车厢里手持DV猛拍的鹿丸“你确定这东西交上去老师会收吗!这个只怕特效都做不出如此场景吧,爹巴哟。”


  鹿丸大手一挥,“倒是将人物的脸和情景用软件马赛克模糊处理下,就说我们在屋子里见到的影像重现。我们只是恰逢其会拍下这段而已。”鸣人对鹿丸佩服得五体投地,忽然他觉得脑子一疼,仿佛有根针在脑海里戳刺,他忍痛循着方向望去,一位容颜明丽的女子隔着帘子用阴冷的目光审视着鸣人。


  下一刻车厢从中炸开,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烧着的味道。九条金色尾巴从车厢内伸出,白色的玉面狐狸从中闪现。“鞍马的天狗,尔等好大的胆!”声音恼怒至极。


  回应她的是一声轻笑,“不敢不敢,我倒是佩服你敢算计我哥。你应该清楚从那一刻你就惹上了一位不好惹的敌人。”容貌秀美的少年扑扇着翅膀从天而降,手持金符。


  斑止不住叫出声“泉奈!”他如论如何也想不到他那理智温和的弟弟竟策划了如此危险大胆的计划。


  泉奈看到斑,挤挤眼,随后面对面前的玉面狐狸肃容道“还好我找到安倍晴明公留下的封印,陷入永眠吧!九尾狐!”他收紧翅膀对着九尾狐俯冲,电光火石之后。地面只剩九尾狐趴伏着大口大口喘气。


  斑扑过去抱住弟弟,柱间似是心有所感,拿住手中名剑走过去,手起刀落,血喷出来,九尾狐的头带着惊愕眼神滚落在地。场景瞬间变黑,再次明亮起来时,众人发现自己又回到方才的客厅,那些黑色饿鬼开始褪去黑色,恢复灵体原本应有的透明轻盈,天空有光落下,他们顺着光升起,踏入迟来的轮回,度过时隔千年的三途川。

  柱间抹去剑上灰尘,剑身文字历历在目,童子切安纲。原来是斩下酒吞童子头颅的剑么,难怪面对九尾狐如此神勇。此次事件解决了,但是不明白的事却更多了。柱间看着斑突然格外疲倦的神情,打算将事按下不语。

         千里之外,有人的茶杯突然一歪,漫出一道水痕。“童子切安纲的封印被破了吗?”他低笑一声,“也好,经过这么多年,对折磨那些灵魂我也厌倦了。”

  回家后,扉间自是大发脾气。而且平常脱线的哥哥却一言不发,带着泪眼吧嗒的眼神看着自己。感到毛骨悚然的扉间头次放过哥哥。


ps:写这段时,突然想起原著柱间说斑温柔的理由,体会到同是当哥哥的心情,想必柱间也和斑一样发誓要守护扉间这个唯一的弟弟吧。只是他的运气比斑好那么一点点而已。

评论 ( 4 )
热度 ( 43 )
  1. Leveria一剑光寒十九州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