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轮回9 饿鬼之间五

  屋内空气冷凝,看不见的东西在房内游走。鬼魅藏身于暗影中,絮絮诅咒唐突的闯入者。


  斑不信神佛,或者说很久很久前,他就不信了,那些高高在上虚伪的泥胎木雕,无论你是悲是苦,那些隐藏在香火后的面孔,只是摆着张虚伪慈祥的神情,视而不见。


  然而,今天面对木刻观音时,斑心跳突然乱了,仿佛什么东西藏身于佛像后面,引诱着他伸手。他们身后暗影急速扩大,形销骨立的饿鬼蜂拥而出。“不能让你带走……我们的悲愿……以及救赎……”开始只是许多人杂乱的声音,渐渐的如百川入海,千万人声音集为一体,天地间仿佛只有他们言语,仿若吟诵又仿若诅咒。他们游走于那些将夺取东西人的面前,却踏不过斑妖力形成的屏障。


  柱间挺身横手将鸣人和鹿丸与那些灵体隔开,鹿丸几乎承受不住灵体声音陷入半昏迷状态,鸣人手持着DV满头是汗。在送走井野和丁次后,为了作业鸣人和鹿丸还是坚持留下,鸣人自忖,有这两位能力高强大叔帮忙,凭他能力自保应是无碍。而鹿丸留下,只因为放不下神经大条做事又粗拉拉的鸣人。果然应该把DV交给那个和气的柱间先生的,鸣人背着鹿丸有些自责,他光顾着自己一头扎着猛子往前冲,却忘了这位好哥们只是普通人类。


  柱间看着身边抿着嘴的鸣人,仿佛看到以前自己养的雏鸟,带着嫩黄的胎毛,新生的眼里满含着对世界的不安。不禁伸出手摸摸鸣人的头,恩,果然如想象中的柔软。鸣人睁大眼看着柱间,得,更像雏鸟了。


  “见识到那边的常世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了?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柱间笑吟吟的说着,表情很是慈和。


  下一刻,斑略带冷淡的声音响起。“那只小狐狸本就是半只脚踏在常世边上,你说错对象了。”


  “不,我是人类。”鸣人将身上即将滑落的人往上托了托,回道,眼底分外平静。


  斑冷笑一声,再不多说,开始继续摸索刚才取下的观音像。不一会,他唤来柱间“这个神像开启的钥匙似乎是人类,你输入灵力试试。”


  柱间手按在观音像上,输入灵力。观音头顶舍利子散发出柔和光芒,饿鬼仿佛见到希望一样叫得更凶了。忽然柱间感到一股极强的吸力,整个人不自由主的往里面钻去,最近的鸣人拉住柱间的手,却也坚持不了一会,带累得拽住他的斑一同也进入观音体内,之后撤去屏障后的万千饿鬼也蜂拥而入,形成一股黑色的旋风。观音木雕转了几转最后停下,最后屋里再无他物,徒留一尊木像。


  柱间摇摇头觉得有点晕,刚才他仿佛进入一个无限回转的滑梯,不断地旋转下落,下意识唯能保持的动作只有握紧鸣人的手。他抬起手,突然发现自己身上休闲服变成宽大的袖子。他猛然抬头,斑的衣服也变了,从风衣变成宽松褐衣,鸣人和鹿丸更是穿着简单的短打,他们似是被抛进一件寝殿,殿前是一塘汪绿的池水。


  “这里是……”饶是一贯冷静的柱间也不禁结巴起来。


  斑的神色很微妙,似是高兴又是怅惘。“这里是梦之间,饿鬼们的梦境,或者叫它恶鬼之间也可以。待我们找到他们要找的东西,就可以出去了。”


评论 ( 8 )
热度 ( 35 )
  1. Leveria一剑光寒十九州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