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轮回8 饿鬼之间四

“鹿丸·你真的觉得这里没问题么。”金发青年眉头皱起,他的手使劲握了一下又松开。“这里味道不对。”

   梳着冲天辫的青年无精打采的捏着手里软饮,咬紧口中吸管。“谁让我们影视课都睡过去了,让井野选中灵异题目。这下为了选修课学分不上也得上。”

  耸立在他们眼前的是一间小巧的一户间,木制结构,典型的西式风格。房子周围一切看起来静谧安详,然而时值正午,却感受不到阳光的温度,阴寒之气顺着脚底板往上窜。

  鸣人脸色已是发青,他声音开始颤抖“你确定一定要往里面闯?”

  “在鹿丸的调查中,这已经是最安全地方。加之现在正午时分,一天中阳气最盛时点。我们带上叔叔做的救急护身符,加上你的好运气,一定能完成任务!”井野给鸣人打气道。

  “我一点……都不相信我的运气,谢谢。”满排黑线从鸣人额头挂下,井野你就看不到满屋子的黑气多得快溢出了吗!作为一个具有灵异体质的人,鸣人可以看到许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经常太过好心招惹一些奇奇怪怪东西回家,累得老爹帮忙驱散,久而久之鸣人对那些东西敬而远之。

  “对自己有点信心,你不是每次柏青哥都把把赢吗!”丁次拍拍鸣人肩膀,力度大得几乎让鸣人跌倒

  在哥们友爱的目光下,鸣人认命闭上眼,踏入屋子。

  屋内地板灰蒙蒙的,地上仅有的痕迹是他们落下的脚印。“这鬼屋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异常嘛。”手拿着DV的井野失望道。

  不——那只是因为你看不到而已,鸣人拍落头上停落的小型妖魔,这屋子在他眼里简直就是大型妖魔聚众的乐园,刚才他就看到一只飞头蛮的头从空中飞过。还是带他们找找相对无害的地缚灵或者座敷童子,用显灵符贴到机子上完成任务吧。鸣人看着眼前嬉笑追逐进入另一间房的座敷童子暗想到。 

  “啊!”井野忽然惊呼,蹲下捂住自己脚踝。当看到大家关心眼神时,她不好意思的将滑下的发丝捋上去。“刚才突然莫名扭了下,现在有点走不动了。”

  鹿丸眉头耷拉下来,“到这种地方来还穿高跟鞋,所以说女人真是麻烦。诺,DV给我,丁次你背着她。”说着眼神扫向鸣人,鸣人愣了下定睛看向井野脚部,然后对着鹿丸点点头。

  麻烦大了……鹿丸心底哀叹一声,当初的他一定是昏了头才把选题任务丢给井野的!“今天我们任务就到中庭客厅为止,无论有没有发生什么都往回走。作业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保护大家的安全。”

  鸣人眼神转回井野脚部,黑气如丝般缭绕在她的脚上,显然之前被什么东西抓挠过。可是……鸣人眉头皱起,父亲的符应该是可以收敛他们的气息,让那些异类错将他们当同类才对,他嗅到一丝危险气息,这里绝非久留之地,应早早撤退才是上算。

  客厅的沙发被绛紫色的天鹅绒盖上,落满厚厚灰尘和蛛网。玻璃门外野草蓬勃,有的已是一尺来高。鹿丸举着DV四处拍了一通,见毫无义状,暗暗松口气。

  “这是什么?”井野声音突然响起,鹿丸和鸣人的心突的一跳。待看到井野依靠在丁次身上,静静的站在客厅正中时,神经才放缓几分。在井野前方的是一个女人的画像,女人有着圆润的脸盘和丰润的身材,黑底振袖上的红罂粟衬得她贵气十足。“啊……真希望新年的庙会也能穿上这样的和服。”井野露出艳羡神情。

  真是粗神经的女人……这也算一种福气吧。等下,这张画像如此引人注目,为什么刚才我和鸣人都没注意到?鹿丸心里警铃大作,他粗暴的拉住井野的手。被打断的女孩脸上浮现出怒气“干什么呐你,鹿丸!”

  “现在不走等下就来不及了!”着急之下鹿丸将心里的话脱口而出。

  一同陪看画像的丁次,两眼突然往上一翻,瞳仁消失露出眼白,身体也跟着软瘫下来。幸好随着鹿丸跑到丁次身边的鸣人及时将他往身上一拉,才没彻底滑落地面。鸣人抓着丁次腋下拼命往走廊里拖,试图逃出这间屋子。

  谁允许你们……走的……将我的东西还来……沥着毒的尖利女声突然回荡在屋子里,画像里的女人脸开始融化,眼珠子和嘴都从脸上掉落,坠到胸前。鹿丸他们越走越慢,蛋白质烧掉的臭气洋溢在鼻腔里,令人作呕,方才鸣人见到的黑气开始凝为实体,幻化为千万支手从四面八方向他们扑来。

  救急护身符散出柔和银光将他们守护在结界里,然而在前仆后继的黑手进攻下,这结界也有即将龟裂的迹象。井野已经吓得发不出声音,鹿丸强撑着拨动电话,然而手机显示的是没有信号,丁次从刚才起,就没有清醒的迹象。

  果然不行了吗,鸣人心想,对不起老爸,我做不到看着朋友去死呢。琥珀色的金光在他眼底开始流转,藏在背后的手指甲变形抽长。

  “我好像听到杂乱声音。”陌生人的声音在门外蓦地响起。

  “你不会听错了吧,怎么会有人来这间鬼屋。”另一个人反驳道。

  井野突然恢复力气,在地上匍匐爬到结界边缘。“门口的先生们听得到吗?快来救救我们啊!”

  紧闭着门被猛烈撞击,发出格啦啦的响声,最后一声沉闷的响声歪倒在一旁。随之而来的是一片破空的金光,黑手在金光的照耀下碎散成烟,化为轻尘了无踪迹。最后停驻在厅中画像的脸上,符纸烧了起来,女人仿佛雪人一样融化,最后汪成一滩水。画的边框燃烧起来,向核心内卷,最后只在墙沿留下一道四四方方的痕迹。

  金光褪尽后,他们看到的是柱间踏着马步,单手直立的情景,最后被在场年轻人目光逼得悻悻站直“感觉这个姿势好像比较帅气,不过好像太用力了,把最后的线索都烧没了呢。”

  斑懒懒抬起抱在胸前的右手,“这不是还有他们么,你可以去问问那帮年轻人线索。”

   这个看起来就一脸不靠谱的大叔是谁啊,本事倒是不错,就是人太囧了……鹿丸内心默默吐槽,还不如旁边那位先生看起来稳重。

  岂料旁边的鸣人眼神闪闪发亮扑过去,“前辈你刚才样子太帅了!可以教我么!”

  “算你有眼光,这个姿势我构思很久了!不过学费很贵的。”

  “没事我会好好学的!”

  果然是天然呆之间的共同语言么,在场的鹿丸和斑的心声此刻微妙彼此共鸣。

评论 ( 7 )
热度 ( 24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