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光寒十九州

生是十三舰队的人,死是十三舰队的狗!(暴言)

轮回(7) 饿鬼之间 三

画符步骤并不如想象中艰难,柱间用针刺穿食指,挤出血液滴入丹砂,然后感应天地气息,在捕捉到灵感刹那提笔一气连成。折腾了一个清晨,才制作出十来张符,柱间已是汗出如浆,他往地上一倒。“先休息一会吧。在这么下去准没气了。”


斑拿起柱间桌上的作业,认真看了看。“粗糙的很,只能说刚刚入门,不过对于初学者来说算是过关了。又及……”斑眉头皱起,点着符道“你的字徒具其形而乏其神,只是个好看的花架子,骨头都没立起来,不若回炉重造一番。”


柱间气息奄奄的回道“这年头名师很难找,我都是自个儿琢磨练出来的,别对一半路出家野路子要求太高。”


斑用鼻子嗤了一声,没继续发表意见。


接下来是检测画出的效果,柱间如平常一样,两指拈起破邪符,集中意念。这次和平常有少许不同,符纸无风自动,剧烈抖动起来。周围气流形成气漩盘绕在符纸周围,有什么东西从四肢百骸向心口汇涌,最终化成一字吐出“破!”气漩凝聚成无形的箭飞离而去,咣!一声巨响,无形箭消隐在空气里。待柱间从巨响中醒过神来,发现更可怕的事实,破邪符冲击的方向是走廊的纸门,经过暴力冲击的纸门呈现出一种异常的弯曲,风从破洞穿来吹得柱间透心凉。


斑惊讶抬眉,血液是人体精华,符纸呈现强度与血液原主本身强度相关。没想到柱间力量经过轮回没有丝毫减弱,只是……和当年那位万符齐发相比,还是差得太远。“刚才忘记教你控制力度,惹上麻烦了。”斑挠挠头到,但是表情毫无歉意。


“我的天,扉间回来看到这个一定会把我杀了!”柱间一个猛虎落地式,抓起黄页,试图进行最后补救。然而电话那头温柔告知今日休息的女声将他推入最后绝境。


“斑,我们走吧。”最后柱间拿着行李站在玄关内,一脸决然。“我给扉间留了条子,告知他因为事情复杂打算在那边多调查几天。”


“你这样走就不怕他生气得更厉害?”斑两手笼在袖子里凉凉评论。


“能熬过一时是一时,上次撞碎车子后视镜后,他做了一整个月的川菜,里面全是花椒和大料。你能想象吗,顿顿花椒!”柱间重音强调道,眉头都拧在一起,表情一片惨淡。


“……”为啥无论过多少年,你们千手兄弟相处还是那么搞笑。


叮咚,门铃响后,编辑的脸出现在门后。“唉唉唉,不是柱间老师么?请进。”当看清门外人面目后,编辑一下子变得热络起来,他打开门将柱间迎进来。“鞋子就不用换了,先看看我哥哥吧。”


虽然早有准备,柱间还是被眼前场景震惊了,念珠一重又一重的缠绕在门的把手上,翻涌的黑气从盖在门边层层符纸缝隙间透出。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饿鬼了,成了煞。你哥哥从哪里招惹如此凶残的东西的。”斑皱眉道。


柱间定睛一看,黑色中隐隐带有红光。“这只饿鬼生前怕是吃了不少人,戾气大得寺里求来的符都盖不住。看来应该去原来屋子亲眼看看了。”


斑闻言瞪向柱间,柱间笑嘻嘻的回望斑。有斑在,他才不怕什么鬼魅呢,该怕的是那些凶煞,在斑手底下是否能撑十个来回,都是问题。


“只是,走之前还是先给你哥哥除灵。”柱间缓缓撕开门上封印“普通人在鬼附身情形下是撑不了多久的,你哥哥能撑到现在简直奇迹。”


黑气在开门的刹那汹涌喷出,屋中男子动作迅捷跳起,原本耷拉的头嘎啦啦的直起,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全然没有视频中那般呆滞的模样。他将手倦成鹰爪模样,抓向柱间面门,被柱间以早已准备好的晒衣铜杆抵住,发出一声脆响。男人握着受伤的手,看向柱间,眼睛在眼眶里360度转动。


“千手柱间?你还没死?”饿鬼突然出声。“你不是和那位宇智波斑一起陷入永眠了么。”


似乎有很重要的信息,柱间抬眉。“我一直活的好好的,而且这位先生我从来没见过你。你怕是认错人了吧。”


饿鬼眼睛睁大,又陷入歇斯底里疯狂“我怎么可能认错人!这身气息我永远忘不了!受死吧。”


“你的话太多。”一个令饿鬼胆寒的声音传来,斑皱眉看着饿鬼。


千年前的梦魇再度出现在面前“宇智波斑!!!!!!!!!”饿鬼声音在颤抖,死人应该没有心的,此时他竟觉得自己不存在的心脏在剧烈跳动。


斑看了一眼,懒懒转头。“柱间,破邪符。你不拿出来我亲自上了。”


破邪符祭出,黑气层层退散,男人身上有黑影析出。黑影不甘挣扎,身下的人一阵阵抽动,最后还是被符击中。忽然有门自浮空现出影子,大门敞开,金光几乎照瞎人眼。“不!!!”饿鬼惨嚎,但已经于事无补。层层锁链绕住饿鬼,锁链下皮肉开始被烫得萎缩内卷,饿鬼岣嵝起来,柱间看着他一点点将其拖进门去。


“这是?”


“黄泉之门,一般人是先去三途川。但是这人生前作孽太多,阎罗殿亲自出马了。”斑看着那道门道。


“不知道我死后会去哪里。”柱间好奇道。


“你不是去过一次么,还没想起来?”斑看着柱间的脸似笑非笑。


“所以说我们上辈子究竟发生过什么?我上辈子是谁?”柱间终于问出心中的疑问,付丧神,饿鬼,缠绕在斑和自己身上的疑团实在太多了。


“不知道,别问我。”斑垂下眼。


看着拒绝回答的斑,柱间觉得自己头又开始大了。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一剑光寒十九州 | Powered by LOFTER